好康

more
  • 本週星座運勢
    本週星座運勢

    「瑪法達看星星」人際、財運、工作、學業...掌握每週運勢,聰明運用能量,每天都要快樂哦!...

推薦給好友 上一篇 | 下一篇

妳買托特包是因為比塑膠袋環保嗎 ?    

大概是從這個世紀初起,印著各式花紋或品牌 Logo 的純棉托特包開始被冠以“環保袋”的美稱。它無處不在,成了支持和表達環保理念最簡單方便的手段之一。
托特包的走紅大概要從 2007 年英國設計師 Anya Hindmarch 發佈的“I’m not a plastic bag(我不是一隻塑膠袋)”成為爆款開始算起。這款原為限量款的精品店包袋在 Sainsbury 超市開放銷售時,共吸引了 8 萬人排隊。
而在國內,它的普及則在差不多的時間受到了政策推動:從 2008 年 6 月 1 日起,全國範圍內禁止生產、銷售、使用厚度小於 0.025 毫米的塑膠購物袋,並開始實行塑膠購物袋有償使用制度。
及至今日,具有環保屬性的托特包還常被品牌方們拿來投射某種都市生活的理想狀態。在這些頻繁出現的廣告畫面中,主人公總是穿著天然材質、休閒樸素的衣衫,用托特包盛裝剛買的新鮮蔬菜水果,背著它去海邊度假、去公園散步、去博物館閒逛。它們試圖描述的目標人群大概帶有以下特徵:健康、隨性、有品位,經濟獨立且具有環保意識,能很好地平衡工作和生活。
相比之下,塑膠袋就總是與鋪張浪費、環境污染聯繫在一起。在各種環保紀錄片中,它們堆積在城市或農田角落,卡在海洋生物的食道裡,被描述為“300 年不降解”“貽害無窮”。
然而《大西洋月刊》的一位作者 Noah Dillon 最近撰文指出,托特包可能並不如我們想像的那麼環保。
他援引了 2008 年英國環境署(UK Environment Agency)發佈的一份研究報告。這份報告對比了紙袋、高密度聚乙烯包裝袋(即塑膠袋)、帆布托特包以及可迴圈聚丙烯包裝袋(即通常說的無紡布包裝袋)的資源消耗成本,發現如果將生產、流通、使用等各個環節考慮在內,每單次使用塑膠袋的環境影響是最小的,而棉質托特包對全球變暖的影響反而最大。
具體來看,每只高密度聚乙烯包裝袋單次使用的碳消耗為 2 公斤,紙袋要達到相同的碳效率必須使用 7 次再丟棄,無紡布為 26 次,而棉質托特包得用到 327 次。如果是設計師們打著“環保”名義製作的那種加入皮飾、鉚釘等元素的托特包,這個數字當然就更驚人了。
然而大概很少有人能把一隻托特包用到 300 多次。一個有趣的現象是,本意宣導“理性消費”的托特包因過度生產,成了另一種形式的浪費。它們幾乎就和塑膠袋一樣普遍了:不少零售店會在收銀處提供印有 Logo 的免費托特包,NGO 組織或商業機構喜歡把托特包作為發佈會或日常推廣中的贈品,一些時尚品牌則把它變成了類似“T 恤 + Logo”那樣只是更換不同印花便可以季季翻新的快時尚。
事實上,無論生產或降解過程多環保,任何物品的數量如果超過所需,就會因使用效率降低造成或大或小的環境負擔。美國快時尚品牌 Urban Outfitters 的一位設計師 Dmitri Siegel 在 2009 年的一篇文章中就提到,他的家裡堆了 23 只來自不同機構、店鋪或品牌方的托特包,很少能派上用場。
更多時尚品牌的加入也讓托特包的環保經濟性更加降低了。華爾街日報記者 Ellen Gamerman 在報導 Anya Hindmarch 的“托特包熱”時採訪到一位 35 歲的母親 Sarah De Belen。她原本每週會用掉三四十只塑膠袋,後來花 45 美元在網上買了一隻“I’m not a plastic bag”托特包,結果發現還需要 11 只這種容量的袋子才能滿足日常購物所需,而且她也捨不得拿它來裝尿布或者濕答答的雞胸肉。
Sarah 的經歷當然不是個例。在 2014 年市場調研機構 Edelman Berland 發佈的一項調查中,有近一半的受訪者表示最近一次購物中使用的是塑膠袋而不是可迴圈托特包,而且有 40% 的人根本忘記了自己身上帶了環保袋 。
這個關於托特包的環保悖論再一次說明,任何概念在被市場過度消費後都可能偏離初衷。不過對於一個真心在意環保的理性消費者來說,這個選擇題其實很好做:不囤包,或者把每只托特包用到 327 次後再丟棄。

;Z DuI#h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