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pk10历史最大遗漏

2019-05-17 01:28:16

长江商报记者 沈右荣

布局融资租赁、杀进新能源,陈汉康两路激进扩张,4年之后的今年已经伤痕累累。

年报显示,2018年,陈汉康实际控制的康盛股份一次性亏损12.27亿元,同比大降642.58%。

大规模亏损与此前产业布局失利直接相关。康盛股份原本主营制冷管路及配件。随着新能源潮起,2014年,公司大肆扩张,两路出击,进军融资租赁及新能源汽车领域。

然而,受监管加强及市场竞争激烈影响,融资租赁业务吃紧,康盛股份无奈于去年将其彻底剥离。同时,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公司业务布局未达预期,产生巨额坏账。去年,其资产减值金额高达11.6亿元。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营运资金严重不足也是康盛股份陷入亏损的重要原因,且这一状况将危及公司持续经营能力。2017年底,供货商货币资金6.68亿元,而其债务高达23亿元,且其经营现金流净流出22.24亿元。

剥离融资租赁资产后,财务状况并无明显好转。截至去年底,公司货币资金只有1.29亿元,而短期债务达8.43亿元,经营现金流净流出4.11亿元。

今年一季度,康盛股份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再次大幅双降,其净利润为亏损5359.82万元,剧降581.40%。公司对此解释称,因银行抽贷导致流动资金紧张,影响新能源汽车生产。

备受关注的是,截至目前,陈汉康直接间接持有康盛股份28.61%,90%股份处于质押状态,其中,陈汉康直接持有的1.73亿股全部被司法冻结。

净利润接连倍降

一年亏损超10亿元,亏掉了康盛股份成立12年来的所有积累。

2018年,注定是康盛股份“大灾大难”之年。这一年,公司迎来了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双杀”。其实现营业收入29.18亿元,较2017年的49.45亿元下降40.99%。净利润更为糟糕,巨亏12.27亿元,2017年盈利2.26亿元,同比下降642.58%。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其净利润亏损幅度扩大至13.41亿元,较上年的1.82亿元下降836.86%。

分季度看,去年四个季度的营业收入分别为7.89亿元、9.74亿元、6.25亿元、5.31亿元,逐季下降。对应的净利润为-786.56万元、-285.41万元、119.07万元、-12.17亿元,除了三季度有微弱利润,其余三个季度均为亏损。

实际上,真正有微弱利润是在去年二季度,当季度扣非净利润为36.02万元,一、三、四季度则分别亏损1004.31万元、4605.78万元、12.86万元。

造成这一巨亏的是资产减值,去年,康盛股份资产减值金额高达11.6亿元。

除了利润下降外,公司资产也在大幅下降。截至去年底,公司总资产49.59亿元,2017年底为124.76亿元,同比缩水幅度高达60.25%,净资产为11.46亿元,同比降幅也高达59.47%。

资产及营业收入下降与去年的一次资产重组有关。去年9月30日,公司完成率了重大资产置换,置出富嘉租赁40%股权、置入中植新能源持有的中植一客100%股权,由于富嘉租赁出表,导致资产、营业收入下降。

不过,导致康盛股份资产及盈利能力倍降的,绝不是富嘉租赁出表,而是其自身盈利能力严重不足,尤其是置入的中植一客巨亏所致。

截至目前,康盛股份主营业务主要有两大块,即家电及新能源汽车。去年,家电制造业整体上看还算平稳,但新能源汽车业务就很不够看了。

去年,公司新能源汽车部件销售收入为0.93亿元、整车销售收入为2.04亿元,较上年分别下降71.20%、86.70%。

不仅如此,基于谨慎性原则,公司对新能源汽车应收账款大幅计提坏账准备。具体为,对2016年上牌车辆未能达到2万公里行驶里程、2017年上牌车辆未能达到1万公里行驶里程所涉及的补贴,全额计提坏账准备8.92亿元,这直接导致新能源汽车业务大幅亏损。

整体来看,截至去年底,康盛股份有16家子公司,其中有12家亏损,亏损最大的是中植一客,巨亏10.45亿元。

今年一季度,康盛股份继续亏损5359.82万元,同比下降581.40%。公司解释,这也与新能源汽车业务密切相关。

康盛股份上市至今已有9年,反观2018年之前,虽然经营业绩非常一般,但多数年度实现了盈利。去年一次亏损,不仅亏点了成立12年来的积累,而且,还有高达5.37亿元的亏空(未分配利润)需要在未来年度进行弥补。

两路出击跨界并购后遗症

康盛股份经营业绩巨亏源于此前豪购资产进行产业大扩张留下的后遗症。

康盛股份成立于2007年,2010年登陆资本市场,主营业务为制冷管路及配件,属于家电领域。上市初期,虽然公司经营业绩很一般,净利润维持在7000万元左右,但胜在稳定。不过,从2012年开始,经营业绩急剧下降,2012年,其净利润降至0.56亿元,2013年只有0.15亿元,2014年直接亏损0.30亿元。

2014年是康盛股份的转折之年,这一年,在传统主业陷入亏损情况下,公司决定放手一搏。途径是,外延式跨界扩张。当时,融资租赁及新能源汽车较为火热,康盛股份就向这两个方向发力。

最先收购的是新能源汽车核心零部件企业。2015年4月,康盛股份耗资4.8亿元一口气收购了成都联腾、合肥卡诺和荆州新动力3家公司各100%股权。

2016年,公司出资1250万元参股氢燃料电池行业的龙头企业北京亿华通、4000万元投资石墨烯新能源材料领域的天津普兰科技、1500万元参股电池管理系统(BMS)研发生产企业东莞钜威等。系列投资,进一步补全公司在新能源汽车核心零部件产业链战略版图。

而在收购这些新能源汽车核心零部件企业之前,康盛股份的实控人陈汉康夫妇早已着手布局新能源客车整车生产。2014年,陈汉康夫妇联手中植企业集团设立中植新能源汽车公司,2015年,中植新能源汽车公司就委托给康盛股份管理。

2017年6月,康盛股份曾试图通过发行1.79亿股收购中植新能源以及于忠国等46名自然人持有的烟台舒驰95.42%股权、中植一客100%股权,交易价格为15.32亿元,其中收购烟台舒驰的溢价率高达5倍。同时,公司拟募资6.05亿元,用于上述两家标的技术改造等项目。

只不过,上述交易属于关联方收购,标的系控股股东陈汉康夫妇实际控制的资产,高溢价收购备受质疑。最终,这一收购无奈终止。

但是,公司并不肯善罢甘休。去年,公司通过重大资产置换,作价6亿元置入中植一客100%股权,置出富嘉租赁40%股权,以此完成了对中植一客的收购。至此,公司实现了从新能源汽车零部件至新能源汽车整车的产业链布局。

置出的富嘉租赁也是康盛股份曾经重点布局的产业之一。2015年11月,公司耗资6.75亿元从朗博集团手中受让了富嘉租赁75%股权。

对于这一投资,康盛股份的理想定位是,公司将实现从产品提供商向“一体化运营综合解决方案提供商”转变,充分发挥公司在新能源汽车和融资租赁领域的竞争优势,进而抢抓新能源汽车与融资租赁行业快速发展所带来的战略机遇,顺利实现公司健康发展和转型升级。

理想确实很美好,现实却很残酷。2018年,可谓是风云突变,受金融去杠杆、监管加强、融资租赁行业竞争加剧等因素综合影响,融资租赁行业整体经营业绩不太理想。更为主要是的,融资租赁占压了康盛股份大量现金流,导致公司流动性极为紧张。

以2017年年报数据为例,流动负债3年增长4.59倍,资产负债率首次突破70%劲升至75.90%。

在这种情况下,康盛股份彻底剥离了融资租赁资产,并借此置入中植一客。没想到的是,中植一客很不争气,一次巨亏超10亿元,导致康盛股份元气大伤。

资金严重不足偿债风险凸显

经营巨亏的康盛股份资金严重不足,偿债风险已经来袭。

截至去年底,康盛股份资产负债率升至76.91%,较2017年在上升一个百分点。而仅过三个月,在一季度末,资产负债率继续攀升至77.03%。一季度末,公司流动比率、速动比率0.90倍、0.77倍。

债务方面,截至去年底,公司短期借款8.43亿元,而货币资金只有1.29亿元。去年,公司经营现金流净流出4.11亿元,在这种情况下,偿债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今年一季度,这种严峻的财务状况并没有丝毫好转迹象。其货币资金只有0.71亿元,而短期债务仍有6.68亿元。

经营方面,公司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居高不下,截至一季度末,这一指标值高达19.25亿元,占公司总资产的40.54%,与去年底仅仅减少0.03亿元,足见其期后会回款能力较弱。另一方面,公司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也有12.79亿元,与去年底基本相差无几,由于资金不足,拖欠款项问题也较为严重。

对于严峻的财务现状,康盛股份并未回避。在年报及今年一季报中,公司均称营运资金不足。而且,在今年一季报中,公司还首次提及,因为银行抽贷导致资金紧张,直接影响到了新能源汽车的正常生产。

上述说法也足以说明,金融机构给予康盛股份的信用等级在下降,并担心贷款无法回收而采取了措施。由此也说明,公司融资渠道受阻,加上经营不能正常进行,偿债风险更进一步加剧。

于大股东及实控人陈汉康而言,资金同样捉襟见肘。年报披露,截至目前,陈汉康直接持有康盛股份15.58%股权,通过浙江润成控股持有13.03%股权,合计为28.61%。这些股权中,90%处于质押状态,且陈汉康直接持有的1.77亿股全部被司法冻结。

此外,与陈汉康存在关联关系的解直锟通过常州星河资本、重庆拓洋投资合计持有康盛股份2.7亿股也全部质押。

上月,公司披露,陈汉康及其一致行动人浙江润成将减持2%股权。

业绩不佳、财务危机来袭、大股东减持,董监高也开始撤离。近三个月来,已有董事兼财务总监高翔、董事林曦、副总经理朱俊辞去公司一切职务。

稿源:建北京赛车套利群赚钱  作者:Admin

pk10历史最大遗漏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