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楚紅 一朵盛放的野玫瑰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到 Facebook]  [推到Twitter]  2009-06-19 18:54:53

盛年時代的亦舒,有本小說,異常為雙重人格的都市女子們所喜。

  書名《流金歲月》,一如她擅長的風格,簡練的筆頭,細瑣地寫了兩個女子不一樣的情懷半生。蔣南孫是一朵百合,循著主旋律的路子,安穩拚搏地走完白領女子的上進之路。而走了偏門的朱鎖鎖,卻似盛放的玫瑰,有一低頭的溫柔,總是倔強地守著腔子裡的那口氣。

  片子後來改編成電影,張曼玉自是佔了南孫的角色,而誰演得出鎖鎖那種白流蘇般的魅惑感?導演楊凡那時還是新人,只知道對製作方說,除卻鍾楚紅,我不要其他人。

  上演之時,影評並不叫好,但戲院裡總是滿滿實實地坐滿著看客。多年以後,倪匡還會在《明報》上特意提起:「當然是為了看鍾楚紅,那時正年輕,站在風裡,一顰一笑都是真正的美。」

  前章:還不是夢露

  Barbara Leaming在《夢露傳》裡寫道:當女人看到瑪麗蓮,就不由自主地嚷出「她真美」時,我知道她會成為美國的傳奇。鍾楚紅,在她21歲時,也迎來了同樣的開局。

  一開始,香港人並不欣賞她的美。

  她懵懂地站在閃光燈之下的時候,才19歲。在報紙上看到香港小姐的海報,說是入選了,可以做模特兒。彼時是1979年,香港的時尚行業正興盛。她是裁縫的女兒,父母亦同意她藉機尋個出身。於是她去報了名,憑著蜂腰、蜜色肌膚與波浪發,很快入圍。但到底是年輕沉不住氣,得知自己進入決賽,竟然在鏡頭前喜極而泣--結果卻是四甲不入--評委說,她連高跟鞋都不會穿,想在舞台多走幾步路,怎麼可能穩?

  好在很快,她便有了不用穿高跟鞋的機會--劉松仁帶她入了行,拍的是杜琪峰的處女作《碧水寒山奪命金》,青山碧水裡紅顏一笑,頓時就顛倒了眾生。

  廣告紛湧而來,但卻都是賺名不賺錢的浮差,一如夢露成名之初,人們已然愛上她的面孔,經紀公司卻只當她是賺一時錢的流星。但她卻並不在意,只在這個鏡頭前撥發一笑,那個鏡頭前又羅衫微解,直把「性感」二字,演透香港的大街小巷。有人推薦她去許鞍華的劇組,她就立刻推掉了其他的通告,去為《胡越的故事》試鏡。

  只用了3天,她就征服了原本抱有成見的許鞍華。畢竟,鍾楚紅的美艷,和電影裡沈青坎坷的命運,太不相合。

  是她的率性打動了她,她會在鏡頭前說哭就哭說笑就笑,也能在毫無顧忌地跑到後場去越俎代庖地指揮群眾演員,不介意5個人同住一室,更樂意隨著劇組在片場跑來跑去。而且,她那麼漂亮,一舉一動,都像陽光。無論男女,都被她不由自主地迷住。

  自此後,她便似野玫瑰般,風情萬種地站穩在香港影壇。2007年香港電影協會評選電影角色的經典形象,紅姑名列其中第七,波浪長髮,濃眉大眼,立體的紅唇永恆微微向上溝起一抹笑紋,寬大的襯衫在牛仔褲上慵懶地結成一個「心」字。有人統計過,在她70%的電影裡,她都堅持這樣的扮相。一如夢露的金色短髮與貼身長裙。

  中曲:成為真正的夢露

  與其刻意拋開軀殼的美麗,她寧願一直保持本性:敢愛敢恨,一切都有主張。

  回顧香港的電影史,沒有人敢批評鍾楚紅缺少演技--自《胡越的故事》接下來,到《刀馬旦》、《秋天的童話》,部部都是值得稱道的好戲。只是12年光陰荏苒,她卻並無一襲影后的錦衫披身。或許只是高高在上的評委們覺得,她必需留下一些空白,才不至於完美得不像真實。

  這亦是在重演夢露的歷史,大眾只樂於評價她們窈窕的曲線,卻刻意忽略了表演的縱深層次,但她們亦都不去分辨--在上世紀80年代那個香港電影巨星育成的年代,她一直是那只最完美的花瓶。

  她從沒有急切地想證明自己,事實上,她並不介意自己的美貌成為票房的陪襯。與其刻意拋開軀殼的美麗,她寧願一直保持她的本性:敢愛敢恨,一切都有主張。甚至在鏡頭上,她也不願屈就,學習其他女星以蒼老和醜陋的扮相凸顯自己的功力。

  最經典的形象,當然是《縱橫四海》,以至於那時的香港報章用「震動天地」四字來形容她,專欄上是這樣寫的:「走出影院的男人,大都怔怔。」

  就連成龍,也因了這部片子暗暗地喜歡她,他說鍾楚紅就像一隻美麗的孔雀,沒有旁人在時,她就靜靜地收起雀屏,一旦有人出現,卻立刻會像孔雀開屏一般,花枝招展地展示她最漂亮的一面。如此傳神的描述,可見觀察之細。回想當主頻脈不能語的情景,竟也是一份別樣的情致。

  有人問她,每一次都惜敗於提名之後,覺得可惜嗎?她笑,說,我已經演過了電影。正如你永遠不會忘記,上世紀50年代是屬於夢露的十年。這是選擇,而非命運。

  從影8年,屬於她的架子上擺著60多部影片,其中有5部影片票房總收入超過影帝周潤發。

末版:那些越過夢露的幸福

  ……從這一時起,她便完全超越了夢露的宿命。那位金髮美女每次匆匆出嫁,總是為了尋找名氣與安全感,而紅姑,卻用少見的耐心與低調,守住了自己的一心人。

  一位財經女作家,曾經在小說中尖刻地影射她:“那女星為免寒酸,索性倣夢露打扮,一襲廉價白裙,配白色塑膠耳環取巧,來對抗眾太太名媛之寶石巨鑽輝煌。”為的不過是嫌她搶了過多的風頭。然而她從不反駁,以招牌微笑,應對一切質疑。

  而她隱藏的堅持,最終也打動了一些人,透過秀髮紅唇,他們開始看她的內心。

  前5年,她還只是與利智和夏文汐並稱的艷星,後5年,她已是公認的有靈魂的美女。訪問台灣時,她與張大春、黃春明對話,刊登在雜誌上,那是數頁的實錄,旗鼓相當的交流裏,隱隱閃著詞句的光輝。之於作家來說,座旁紅顏如玉,卻可把文論墨,已是大大樂事。但她的妙語如珠,卻比好的眉眸風致,更深地在文人心裏刻上印跡。

  她亦擅歌,《秋天的童話》裏的主題曲便是由她演唱,但如今只能在為數不多的專輯裏,才找得出她的聲線,是質樸的淺吟低唱,略帶些日式的風格,一如五輪真弓。

  據說,在上世紀80年代末,坊間流傳的話是:“你紅,再紅能紅得過鐘楚紅?”

  故事的前半段,至此,已經接近終曲。但紅姑是紅姑,卻終不是夢露。不會被經紀人和電影公司推搡著隨波逐流,而是一直有自己的堅持。她的眼波流轉,最終鎖定的,卻是一個叫做朱家鼎的男人。

  他未嘗英俊,亦並不豪富,但廣告界才子的名頭,已然讓他有足夠的身家實力。她老老實實地與他談了數年的戀愛,一如街頭坊間任何一個在寫字樓裏上班的少女。沒有巨鑽鮮花,亦少見豪宅遊艇,總共用了四五年的時間,她才認定,她是他的妻。

  從這時起,她便完全超越了夢露的宿命。那位金髮美女每次匆匆出嫁,而紅姑,卻用圈中人少見的耐心與低調,守住了一心人。

  至結婚起,她便拋離了演藝圈,除了偶爾接一些廣告或陪伴丈夫出席酒會和商業活動,她不再公開露面。原本,她與朱,就是喜歡安靜的人。人們只能偶然從娛樂新聞裏得知她的消息:她愛上攝影,她與夫婿環遊世界,她出席某個環保公益活動……

  只是她並沒有機會做不食人間煙火的傳奇,2007年,癌症讓朱家鼎早早過身。據說那時香港男人都帶著竊喜,因為鐘楚紅自由了。但她到底也沒有復出——世間的紛紜還在,只是她已不再關心。

  鐘楚紅

  她有的,是那種華麗熱情、一覽無余的美。

  之於香港,鐘楚紅是個特殊的符號,在前後30年姹紫嫣紅的女星中,唯有她當得起“風情萬種”四個字。徐克讚她媚而不妖,許冠文更索性直指她就是香港的性感女神,與他同樣觀點的還有李敖,曾經撰文說:瑪麗蓮·夢露如果一直活下來,大約就是鐘楚紅的樣子。

  只是,她是否真的願意續寫夢露式的下半生?

  近日,關於紅姑要復出的消息甚囂塵上——傳說她要為亡夫圓夢,在巴厘島興建度假村。人們捕捉到她與圈外的商家吃飯,媒體拍下她神經放鬆時略微下垂的臉,“一朝紅顏為君老”。

  那個叫夢露的女子,一生都在演戲;而鐘楚紅,從來只做著她自己。這麼多年了,我們還愛她,因她美艷,因她純粹,更因她最懂得,什麼才是最適合的距離。


TAG: 鐘楚紅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曆

« 2020-10-21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數據統計

  • 訪問量: 99739
  • 日誌數: 2
  • 建立時間: 2008-05-20
  • 更新時間: 2009-12-03

RSS訂閱

Open Toolbar
Gain More Traffic with SiteB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