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寒的10年代vs陳文茜的80年代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到 Facebook]  [推到Twitter]  2010-08-11 09:16:07

陳文茜的80年代

     1979年發生美麗島事件時,陳文茜21歲,但參加黨外運動已有兩年的資歷。27歲時(1985年),陳文茜擔任《新潮流》雜誌總編輯,成為黨外運動的知名宣傳家。25年後,同樣27歲的韓寒出任《獨唱團》主編。不過在政治抗爭的銳度和專業性方面,《獨唱團》實在和《新潮流》不是一回事,就憑這一點,老革命陳文茜在香港應該對韓寒持有更多的慈祥與厚道。

     1986年台灣黨外運動力量組建民主進步黨時,陳文茜是這個黨的重要文宣家,這一年,陳文茜28歲,正好是韓寒2010年的年齡。在那個年代,陳文茜是一位年少成名的資深社會運動人士,是職業化的政治反對派;同樣年少成名的韓寒,並不是一個職業的社會運動參與者,他把大量的時間用在賽車訓練和賽車比賽以及約會女友,間或做一個冷嘲熱諷的博客寫作者。在韓寒所遭遇的這個庸常犬儒的年代,需不需要英雄是一個有很大爭議的問題,韓寒看來也無心做像美麗島一代那樣的英雄。新世紀的10年代是凡人年代,是凡人透過瑣碎的日常行為風化岩石的時代。

韓寒的10年代

     在新世紀的10年代裡,80後、90後在制度化的中小學和大學教育環境中成長,早就學會了偽飾、玩世,既會靠攏組織,說電視腔,喊喊口號,也會做離心分子,嘲諷口號。在更多的時間裡,他們更願意沉溺於青春期的種種樂趣,遠離嚴肅的社會問題,例如幾乎沒有大學生追問國家政策導致資源錯配,對大學生就業的負面影響,失業或隱性失業的大學生在人數上早已形成規模,但他們也沒有產生出自己在就業議題方面的壓力集團和代言人。

     韓寒固然擁有影響力,但這種力量其實是來自千千萬萬支援、力頂韓寒的人,這讓任何想限制韓寒說話或打壓韓寒言論的人都有所顧忌。所以不奇怪,即便是高官,即便是作協主席,都不得不對韓寒做出適當的恭維。韓寒語錄式的發言,雖然不夠深刻、不夠系統、不夠獨創,但在資訊成為一種主要的大眾消費產品的10年代,這種火爆、調侃又極其草根立場的發言擁有很大的氣場。所以對於陳文茜,韓寒只需擺出「不和女生爭辯」的高姿態,韓粉軍團(其中不乏教授、作家)自然會去修理這個天不怕韓不怕的陳文茜。

陳文茜曾經的英雄夢

     陳與韓對世界歷史、中國當代史以及中國模式的認知有較大差距。在陳那裡,或許是年齒較長,在台灣、美國及中國大陸均有閱歷,對「東方」「西方」這組概念及其相互關係有較深的體驗,對「東方超越西方」這種飽含歷史滄桑感的議題有較多的體認(參見陳文茜《活在西方中心結束的年代》)。當台灣80年代反國民黨一黨體制的社會運動已完成其歷史使命,反西方霸權、反西方中心主義(陳留學美國時也曾被這種左翼潮流所吸引)在陳文茜那裡漸成新的政治心結。但這一點在倚賴西方的台灣較難得到共鳴,這時崛起的大陸成了陳文茜政治新論述的論據。

     反觀韓寒所代言的群體,乃是大陸那些被高生活成本所壓迫、對公權力霸權又無可奈何的白領與普通市民。身為上海市民,韓寒對於外來工和本地市民為城市的表面繁華光鮮所付出的代價,比陳文茜更有體會。因此,韓寒的論述不關心世界歷史,也不關心中國的百年史,只關心當下和身邊的貧富懸殊、正義缺位。

     另一個問題,是英雄漸老的心態問題。她的江湖、她的人,都不可避免地要漸老,但韓寒的江湖、韓寒本人,還正年輕。有志於反體制的兩代人之間,本應惺惺相惜,為何相輕如此?下意識中,陳會不會把自己年輕時的境遇與韓寒的境遇做比較?陳年輕時所做的事情更激烈也更有坐牢、犧牲的危險,而韓寒只是「輕鬆」地譏評一下時政便暴得大名,乃至被網民們推舉到《時代》「全球最具影響力100人」名單中,這讓年輕時經歷過更險風浪的革命老前輩陳文茜會不會有點不以為然?


TAG: 韓寒 陳文茜 獨唱團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曆

« 2019-06-26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數據統計

  • 訪問量: 50757
  • 日誌數: 17
  • 圖片數: 10
  • 建立時間: 2010-05-18
  • 更新時間: 2011-01-19

RSS訂閱

Open Toolbar
Gain More Traffic with SiteB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