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是為了抽獎

人權保障與執法手段兩難的正義悍將(Street Kings)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到 Facebook]  [推到Twitter]  2008-04-17 08:09:10 / 個人分類:電影心得

觀後心得:

假使震撼的目的,在於給予初出茅廬、不知社會叢林險峻的菜鳥,來體驗一場腥風血雨,進而領悟生存之道為何的教育;那麼正義的意含,便是業經征戰沙場、看破嚴謹制度繁瑣的悍將,所選擇一種非法制裁的手段,引發思考必要之惡對錯的歷程。

當眼前出現能讓嫌犯百口莫辯的機會,是要遵守立法理由,循規蹈矩、按部就班地採樣,而讓容疑者有著湮滅證據、逍遙自在的機會,抑或罔顧法律規定,投機取巧、不擇手段的搜索,致生當權者得以濫用勢力、作威作福的惡行,著實是魚與熊掌不能兼得的難題。

制裁犯罪固然重要,也可能有其急迫性存在,但過程非法畢竟宛如毒樹般只會一再產下苦果,皆予縱容之代價,栽贓、冤獄之門勢必就此而開,人權頓失保障不說,法律更將喪失其公正允當性,衍生的問題,確不亞於允許、承認不具正當性所取得之證據得以作為判決有罪基礎所帶會來的,這也是英美法上「毒果樹理論」(Poison Tree Doctrine)之所以產生的由來(這裏僅為粗淺白話的說明,容或有不甚正確之處),當然每個人心中自有一把尺,看法不同當然解讀有異,上述見解
本來就具有正反兩面的爭論,而非全然能為普羅大眾所接受。

耿直衝動的
湯姆洛德,即便向來就不是個乖乖牌,但仍舊清楚的知道自己身為執法者的本份所在,卻於看盡大費周章擒獲之嫌犯,在搜證瑕疵而屢屢獲釋之後,產生難平不滿之情緒,加以正欲利用其這種個性作為晉升跳版的汪達警監一再縱容包庇,自然造就其遊走法律邊緣、只求嫌犯定罪、不問逮捕過程的行逕,導致日後斷定人為缺失,讓他苦無證據得以深究其妻子亡故的遺憾與打擊之下,變本加厲地乾脆用私刑來彰顯其心目中的正義,避免自我認定罪證確鑿之犯人,可能出於自由心證、陷害教唆、保釋潛逃等等理由,而有繼續危害善良百姓的機會,也能藉此為受害人出一口怨氣。

可是這樣的決定、扭曲的偏見,不僅
讓他內心更加黑暗而無法獲得解脫,為了遂行目的,避免落人口實,獨來獨往之下,亦徒增對週遭人事物的不信任感,只能一再藉由酒精的麻痺,與身體的痛楚,繼續走著這條不歸路,更令其和曾共患難、但不與他人同流合污的夥伴漸行漸遠,終致在有心人的撥弄下,正式宣告決裂。

豈料,眼見本只想對之加以教訓一頓的
夥伴死於不單純的槍決,無論基於過往情誼,還是不能容忍挑戰司法的惡行,抑或為了讓自己內心好過一些,均在在無法讓他對此事置之不理,縱使再怎麼威脅利誘,貫徹始終的他,仍不輕易動搖,受人控制、擺佈,這恐怕是幕後藏鏡人自以為已捉住他的把柄所始料未及、悔不當初的。然而,當其抽絲剝繭的深究後,發現過往濫用私刑方式,竟是如此容易地遭到他人玩弄於鼓掌之中,甚至利用,而用來說服自己作為不過是在補救制度缺失的想法,亦根本與出發點是為了個人私慾而以此當成擋箭牌藉口的犯人偏見,無二致之處,但莫可奈何的他,僅能再用非法制裁不法這種途徑來解決,成就他人的目的,最終剩下的,也只餘正無恆正、邪亦非邪的歎息,所謂的必要之惡,到底是在維護正義、還是滿足自我?又要由誰來告訴他?

本片藉由豐富的劇情、寫實的刻劃,表達出公平正義與人權保護的平衡,有著諸多發人省思之處,雖然從一些蛛絲馬跡,很容易可以看出殺害
湯姆洛德夥伴的主謀為何人,但當中的曲折離奇、峰迴路轉,還是會讓人覺得值回票價,應是喜歡
震撼教育(Training Day)這類型電影的觀眾,不容錯過的。

PS.本片電影預告中的一些片斷,像是被處決啦、這樣他就是唯一證人等等的對話,怎麼正式開演的時候都不見啦,是被剪掉了?還是在下看漏了?不了。

電影資料:


片名:
正義悍將 Street Kings
台灣上映日期:2008418
製片:Lucas Foster 盧卡斯佛斯特
導演:David Ayer大衛艾爾【震撼教育】
編劇:James Ellroy詹姆士艾洛伊【鐵面特警隊
演員:Keanu Reeves基努李維【駭客任務】
   Forest Whitaker佛瑞斯懷特克【最後的蘇格蘭王】
   Chris Evans克里斯伊凡【驚奇4超人】
攝影:Gabriel Beristain蓋布瑞爾伯里斯坦
配樂:Graeme Revell葛拉姆李維
國別:2008
年代:美國
發行:二十世紀福斯
片長:109
類型:犯罪、動作
官網:http://www.foxsearchlight.com/streetkings/

劇情簡介:

一場硬仗,真相大白…

洛城警探湯姆洛德(基努李維飾),因同袍警員慘遭殺害,決定與兇殺組探員羅比(克里斯伊凡飾)聯手追兇,眼見政風組的警官坐等湯姆知法犯法,千方百計想設湯姆入罪,湯姆的上司汪達警監(佛瑞斯懷特克飾)必須及時撥亂反正,也因此身陷一場生死風暴…

電影背景:

票房巨星基努李維繼【跳躍時空的情書】後,暌違大銀幕兩年交出2008年代表作,以帥氣的英姿再度換上警察制服拿起警槍,要追捕殺害警局同袍的兇手。本片也是基努李維繼1994年全球賣座成名作【捍衛戰警】後,再度扮演警察角色。

【正義悍將】劇本由警匪犯罪小說大師,即【鐵面特警隊】原著小說家詹姆士艾洛伊(James Ellroy編寫,並由【震撼教育】編劇大衛艾爾執導,同台卡司眾星雲集,除基努李維以警裝造型再現身外,片中與他搭檔緝兇的,則是以【驚奇4超人】「霹靂火」角色走紅影壇的小生克里斯伊凡,兩人在片中要一起出生入死。還有【最後的蘇格蘭王】金獎影帝佛瑞斯懷特克,飾演基努李維的上司汪達警監,他將力保基努李維不會受到政風組入罪,汪達警監遠比基努李維和克里斯伊凡飾演的警探更深諳洛城警局生存之道。

其他星光熠熠的演出陣容,還包括休羅利(Hugh Laurie)、傑莫爾(Jay Mohr)、約翰寇貝特(John Corbett)、塞德里克(Cedric the Entertainer)、阿莫瑞諾拉斯克(Amaury Nolasco)、泰瑞克魯斯(Terry Crews)、娜歐蜜哈里斯(Naomi Harris)、瑪莎希加瑞達(Matha Higareda)、饒舌歌手凡夫俗子(Common)與遊戲玩家(The Game)。

劇本改編自艾洛伊的原創故事,由艾洛伊、寇特溫默(Kurt Wimmer)與傑米摩斯(Jamie Moss)執筆。擅長將現實殘酷面表現於影片而聞名的艾爾,負責執導本片。製片為盧卡斯佛斯特(Lucas Foster)、亞麗珊卓米爾臣(Alexandra Milchan)與厄文史托夫(Erwin Stoff);亞農米爾臣(Arnon Milchan)、米歇爾威斯勒(Michele Weisler)與鮑伯亞里(Bob Yari)擔任執行製片。

全片在洛杉磯拍攝,劇組人員包括攝影指導蓋布瑞爾伯里斯坦(Gabriel Beristain,【剎靈】、【刀鋒戰士3】)、美術設計亞歷漢蒙(Alec Hammond,【怵目驚魂28天】、【暗潮洶湧】)、剪輯傑佛瑞福特(Jeffrey Ford,【海灘】、【欲蓋彌彰】與【婆家就是你家】)與配樂葛拉姆李維(Graeme Revell,【瘋人鋸院】與【萬惡城市】)。

片中精準而複雜的洛城警局官階及權力運籌,鉅細靡遺再現大銀幕,保證讓
【鐵面特警隊】甚至影集《CSI》忠實觀眾大呼過癮,警匪正義的重重機密,【正義悍將】保證第一手解密,再現【震撼教育】與【神鬼無間】的權力黑幕及精采駁火。除了兇殺案的追兇過程刺激緊湊外,本片更穿梭黑白兩道夾殺主角,除了街頭黑幫的勢力威脅外,洛城警局內部的黑幕疑雲,也讓主角基努李維深感腹背受敵。

艾洛伊認為,陽光普照的洛杉磯,永遠都有塊光線照不進的黑暗角落。在這座天使之城裡,那些設計來讓大家遵循的道德法規,對於那些決心要傷害或是保護我們的人,卻是礙難遵從。

【神鬼無間】的波士頓不夠看,洛城LAPD才是最震撼的教育,
【正義悍將】街頭黑幫惡鬥,警局黑幕重重,喜歡警匪犯罪動作片的觀眾不能錯過。

深入報導:

製片厄文史托夫是得獎犯罪小說家詹姆士艾洛伊的忠實書迷,他無意中讀到這本彷彿為基努李維量身創作的【正義悍將】劇本。史托夫看出這則現代故事中的道德關聯性,開始設法籌拍這部電影。「我一直很崇拜詹姆士艾洛伊的作品,我徹底地被這本劇本深深迷住。」史托夫回想道。「這是我所熱愛的片型,我認為它一定會造成轟動。」

為了讓本片籌拍進展更順利,史托夫力邀盧卡斯佛斯特加入,清楚對方曾參與多部大型動作片的資歷,以及個人對執法單位文化的興趣,將會對本片有所助益。

原來故事背景設定於羅德尼金(Rodney King)所引發的洛杉磯大暴動事件之後,製片小組重塑影片的概念,將故事拉到現代,同時保有故事的基本架構,力求與艾洛伊原來版本的一致性。

「厄文與我決定不要拍一部時代片,這是一個很重大的決定,因為屆時我們得承擔各式各樣好與壞的後果。」盧卡斯佛斯特解釋道。「我們不願讓步,而且想要拍出一部適合成人看的電影,如此一來我們才能擁有傳達出尖銳感與誠實的自由,或是至少我們對真相的看法,到底當一名洛杉磯警察是什麼模樣?」

製片小組向編導俱佳的大衛艾爾接觸,他當時因仍已答應其他邀約而婉拒。最後,艾爾原來的工作邀約未能成形,於是他轉而把握這個彷彿為他的獨特感受力量身打造的契機。他對於與基努李維合作興味盎然,也對這個環繞著洛杉磯警察局與洛杉磯市、進而挖掘出不為人知學問的題材充滿興趣。

艾爾先前的作品包括【震撼教育】、【暴力衝擊】與【反恐特警組】等片,看得出他對於表達出執法單位、權力與腐化的題材情有獨鍾,【正義悍將】則是一個利於他更加探究的良機。「我對於執法單位的墮落,以及這些代表人民、並被賦予執行致命性制裁力量的人,心裡會有的變化深感著迷。」艾爾解釋道。「某人能夠定人生死,是不可思議的強大權力,我想探討出,即使他們這些代表我們行使暴力的人,會因什麼而改變,心裡會經歷什麼樣的過程。」

雖然艾爾與艾洛伊來自不同的時期,擁有不同的藝術觀點,兩人都深深熱愛洛杉磯市的美麗與醜惡。製片厄文史托夫感覺到,艾洛伊與艾爾的組合將會成就一部與眾不同的洛杉磯犯罪劇情片。「從許多方面來看,我認為他們是一對理想的組合,因為艾爾和艾洛伊都對洛杉磯與警察中的種族文化,有相同程度的著迷。」史托夫評論道。「艾爾是洛杉磯之子,他在街頭上成長,能夠保存艾洛伊筆下相當複雜的角色精髓,並符合今日洛杉磯人種的多元性。他們是兩個被不同時代分開、卻擁有非常相近感受力的人。」

艾爾補充:「詹姆士艾洛伊對於警察心理與執法單位文化有相當透徹的見地,我呈現的則是我對今日執法單位運作的瞭解。艾洛伊令人讚嘆的長篇故事與宏大格局,加上我對於發生在洛杉磯街頭的日常點滴具備的基本認識,最後就得到一個相當寫實的斑斕寫照。」

製片與導演開始以他們的獨特詮釋方式,拍攝這種在美國小說與電影中已經自成一格的警察驚悚類型題材。有別於大部分的都會驚悚片,【正義悍將】將充滿寫實主義與當代政治。「開始時,我們便決定拍攝一部承襲這種類型的影片,但不只是傳統警察驚悚片裡可預期的俗套。」史托夫解釋道。「我們已決定好讓影片中的世界充滿真實的角色與真實的兩難,而不予以粉飾。」

艾爾補充:「對我而言,本片與其他同類型片不同之處在於,我們對於現實世界與人物設計的每一方面,都對細節小心翼翼,以及力求真實、精心雕琢的程度。它能讓人意識到這是發生在現代的事件,也有與該類型片相關聯的經典特質,這是很大的挑戰。」

「湯姆洛德被賦予的重責大任,就是要除去不合宜的權力人士。」大衛艾爾解釋道。「湯姆剛開始擁有正直的意圖,他想要拯救世界,卻發現自己的作為漸行漸遠。」

湯姆洛德的角色實質上就是要象徵【正義悍將】中所有複雜與矛盾的理想;他是街頭的小霸王與社會的保護者,願意去解決社會中最讓人不安的一面。他不甩繁文縟節與標準規章,執行快捷又不容妥協的公平正義。美國引以為傲的向來就是合法訴訟程序與憲法保障的人權,而洛杉磯警局的打擊犯罪小組,則是確保市民與一般大眾每日都能享有自由與安全的必要之惡。

「湯姆洛德代表著夜裡的守護者,他看著所有我們不想看到的事情,並守護著我們遠離夜裡的邪惡。」厄文史托夫解釋道。「他完成我們力有未逮或是可能會退卻的事情,卻同時也在我們享有打擊犯罪小組提供的安全時從中獲益。」

「打擊犯罪小組是一群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人。」盧卡斯佛斯特同意道。「我欣賞這種高貴情操的概念,這群人將生命奉獻在公共事務上,讓其餘的我們能過自己的生活,並且享有個人自由。」

「如果你和汪德執意破壞法治,成為魔鬼的信徒,當魔鬼找上我們的時候,我們能得到什麼保護?」~畢格斯警監

故事揭開序幕時,湯姆洛德仍無法走出喪妻的傷痛,並且藉酒消愁。他生活在街道陰暗的角落,他獨自一人工作時,則在打擊犯罪小組單位與其領導人--謎樣人物傑克汪德警監之下效力。

「湯姆洛德剛開始的意圖很正直,他想要拯救世界,卻發現自己的方向逐漸偏離。」艾爾表示道。「他是個有道德羅盤的人,這也就是為何他如此侷促不安,隱約感覺自己的人生,不是照正確的方向走。」

【正義悍將】提出了幾個相當具爭議性的質疑,為了更好的利益,應該要付出多少代價,又是得由誰付出代價? 誰要為被破壞的體制負責,以及我們該如何責難這些將自己置身險境的人?誰來保護這群保護我們的人?實質上,這則故事討論兄弟之情、忠誠、生存以及其中的灰色地帶。

「這則故事吸引我之處,就是這些角色微妙的差異,而且每人心中都有一塊灰色的角落。」大衛艾爾解釋道。「這是一部都會驚悚片,所以每個人多少都有些墮落,但我認為真實生活中也是如此。不會有人一覺醒來後,自認為是壞人。在他們的眼中,他們發現自己陷入逐漸失控的情勢,並試著求生。」

大衛艾爾繼續表示,雖然影片處理我們人類的黑暗面,但它仍然說明了永遠都會有救贖的機會:「本片以悲劇的方式建構,就像是失控出事的火車殘骸,但是永遠都會有美好的救贖機會。片中傳達出了一種訊息,無論你犯了什麼樣的滔天大錯,總是有回頭的機會。」

「在任何時候,只要你試著說一則發生在真實人們身上的故事,就不脫英雄氣概、黑暗、理想主義、墮落、背叛與愛這些元素。」史托夫說道。「這些都是每個城市生活中的不同面向,我們對於說一則內涵僅限於黑暗與虛無主義的故事沒興趣,那不會讓你在看完後,瞭解自己擁有更高的志向。即使這故事的確發生相當邪惡與令人不快的轉折,這其實是一則英雄故事。」

「你就像利刃的刀鋒,還有誰能抑制那些禽獸?」~傑克汪德警監

隨著【捍衛戰警】與【駭客任務】系列電影等片的成功,基努李維在同儕演員中,已是最被影迷擁戴並奉為指標的巨星之一。他的作品在電影製作領域中,留下不可抹滅的印記,擁有世上辨識度最高的臉孔。在【正義悍將】中,基努與他的經理/ 製片厄文史托夫,看到一個能以完整形式與個人演出詮釋複雜角色的良機。

「剛開始讀完劇本後,我認為這角色將會是基努極美好的機會。」製片厄文史托夫回想道。「他不是屬於那種想被定型的演員,而這一直是他從影以來奉行的特色。」

「我對於圍繞在角色周遭的暴力程度與它帶來的戲劇化後果,深感著迷。」基努李維解釋道。「他可以被視為是一位以法律之名殺人的人,也可以被視為伸張正義的人。最引人注目的是,他得付出昂貴的代價,我對於如何將它們全部呈現出來很感興趣。」

為了有助於從基努身上粹鍊出真誠又坦率的演出,大衛艾爾嘗試為男主角創造出一個充滿真實感與不經修飾的世界,引發他產生大量的身心現實感受,讓他從中發揮。他浸淫在洛杉磯的文化中,甚至幾個洛杉磯市內最惡名昭彰的區域。

「最讓我感到興奮的是,讓基努李維深入貧民區,並且詮釋一位非常寫實的角色,並表現出其中微妙的劇烈情感。」大衛艾爾解釋道。「本片中他對抗的不是外星人或是機器人,他對抗的是犯罪集團、警察與警界的腐化,所以我們想要幫助他的演技到位,讓他能感覺到自己就是那世界的一部份,呈現非常寫實的心理演出,效果很驚人。」

湯姆洛德在真實世界或內心世界,都得面對許多妖魔鬼怪。他是位認真執法的警官,面對社會中最黑暗的一群人,同時也得面對喪妻之慟。這個角色的深度,提供基努機會,體驗另一位與他截然不同之人的生活。

「湯姆洛德的性格對基努而言是個有趣的揣摩機會。」佛斯特解釋道。「基努在現實生活中,是位極度和平主義者,我們要求他飾演一位內心非常黑暗的人,看到他勇於接受這個挑戰實在很棒。」

「我是一位演員,就該讓一切更有說服力,但是光想像這個充滿暴力的世界,就使人不禁為之著迷。」基努說道。「暴力是一種強大的力量,將它表現出來,會產生一種自以為能控制一切的古怪幻覺。湯姆使用暴力手段並利用它得到真相,但是就像片中某人說的一句話:『鮮血不能洗掉鮮血。』最後,暴力改變不了任何事物。」

「去打獵吧!好好地玩,做你該做的。但你不能拖泥帶水,用老方法當場解決吧,搖滾巨星。」~傑克汪德警監

傑克汪德警監是位重量級人物,他在洛杉磯警局中逐步爬上權力的高位。他是最後驗收成果的人,而他領導的單位,也是成效斐然。他以冷血的自信領導他的人馬,並且灌輸戰戰兢兢的心理給他的下屬。

他的單位裡,兄弟情誼顯而易見,他的手下在此感受到堅定的忠誠、保護與家庭感。即使打擊犯罪組已很熟悉用超越法律規範的方式完成工作,這批人仍舊毫不動搖地對他們親暱稱呼為「汪德國王」的領導者獻上赤誠。

「發展這些角色的人格特質時,我總是將汪德視為一個不健全家庭的大家長。」大衛艾爾解釋道。「在不健全的家庭裡,常常由父親塑造你的現實的看法,他會告訴你屋外的世界是如何的醜陋,但是屋裡卻充滿愛。他用辱罵的方式讓他們相信,他們所做的事情是保護他們的利益。」

為了讓傑克汪德一角栩栩如生,製片們需要一位強有力的演員,為這個咄咄逼人又極富魅力的男人,能夠帶領著下屬堅定不移、不惜以暴力手段完成任務的角色增添血肉。他們將希望放在奧斯卡金像獎影帝佛瑞斯懷特克身上,懷特克則被角色蘊含的力量與堅定不移的自信吸引。

「對我而言,汪德自認自己試著照顧他視同家人的傢伙。」佛瑞斯懷特克解釋道。「他堅守這個信念過活,並認為自己取得權力有絕對的正當性。」

片中,汪德擔任洛杉磯警局專門單位的領導者,即將往局長的職位邁進。他的職業前景一片看好,並夢想能夠永遠掌權。當政風組的畢格斯警監開始察覺出異狀,並不斷盤問汪德所屬部門使用的手段與規章,湯姆義無反顧地跳出來保護他的心靈導師與家人,不讓其受到外人威脅。汪德與他的人馬遊走在法律的界線之外,他們深入黑暗面,並直接與社會最醜惡的真相面對面。

當湯姆洛德開始調查謀殺前夥伴泰倫斯華盛頓的兇手,他也發掘出權力背後的墮落,並以嶄新的眼光看待汪德與他的同袍。懷特克表示:「在湯姆深入黑暗面與經歷喪妻事實後,我認為他麻木不仁了好一陣子。當他被牽連進華盛頓的謀殺案,他其實也開始釐清自己與我角色間的糾結,而我必須確保他的立場夠堅定,維持我世界中的井然有序。」

汪德為了達到他界定的公平正義,採用毫不留情的手段,而湯姆就是他個人意志的執行者與最愛的寵兒。懷特克指出:「湯姆就像汪德最親近的家族成員,如果湯姆垮下,整座牌屋也會跟著崩垮。」

在佛瑞斯懷特克琳瑯滿目的演藝生涯資歷中,曾無數次在大銀幕或是小螢幕詮釋過警察的角色,並累積了大量執法單位內部工作的專業知識。就本片題材而言,懷特克也藉重他過去在洛杉磯街頭成長的經驗。「我曾在【光頭神探】飾演一名警察長達一年時間,曾接受許多駕車巡邏與廣泛武器訓練,所以我做過不少功課。就個人經驗而言,成長在洛杉磯的我,能從不同面瞭解這些警察。我知道他們怎麼把人壓在地上,並且用車燈照在對方身上,因為我曾經歷過。我知道當你被逮捕時,他們會對你說什麼,所以我認為我很可能是這裡研究最透徹的人。」

佛瑞斯懷特克與基努李維,在劇組尚未正式捕捉這兩個息息相關的靈魂人物間的劇力萬鈞前,便與大衛艾爾做前置工作。「當我們排戲時,我很榮幸能夠首度看到佛瑞斯與基努的合作,並且目睹第一手的驚人火花。你永遠無法預知讓兩個演員演對手戲時,他們會產生如何的交互作用,因為不管怎麼樣,我們都是一般人而且是複雜的個體。他們一同坐下,並共同討論這個題材的那一刻,很明顯地,就可看出他們將是一對具有說服力的組合。」

「我認為基努在片中表現得很精彩,也是一位讓觀眾想與他一探究竟的好演員。」懷特克評論道。「觀眾能與基努一同經歷相當深沈的黑暗面,因為他就是那種能讓你追隨並信任的演員。」

「對我而言,這部電影其實是有關這兩位角色間的關係,而佛瑞斯與基努相當令人信服,讓人目不轉睛。」盧卡斯佛斯特說道。「他們互相砥礪對方,我認為我們捕捉到這兩位演員以自己角色互動時,所散發出來的神奇魔力。」

「二十年來,我看著你在晉升仕途中恫嚇、脅迫與勒索,我知道你是什麼樣的貨色。」~畢格斯警監

政風組警監詹姆斯畢格斯,處於執法單位的公司部門,與在街頭巡邏的員警之間。畢格斯一角剛出現在影片中時,他表現出虛假、欺詐的模樣,試圖向洛德、汪德與打擊犯罪組撈好處。他的角色,直探這群人心中道德感不同層次的灰色地帶。透過無數的詢問與無情的施壓,畢格斯扮演的是讓湯姆幡然醒悟的關鍵角色。

「畢格斯是影片中最難發展的角色。」大衛艾爾回想道。「他是位非常有自覺,而且瞭解世界灰色地帶的角色。他並非憤世嫉俗之人,而是非常聰明與務實的傢伙。」

關於畢格斯警監一角,製片們則冀望曾獲金球獎肯定的英國實力派男星休羅伊能讓這角色活靈活現。羅伊在美國主演熱門影集【House】,獲得極大的迴響,吸引他參演的原因除了題材,還有他不想耽溺於安逸現狀的想法。

「這部電影真的很難拒絕。」他說道。「我絕對愛極了【震撼教育】,大衛是一位非常聰明與有趣的編劇與導演,而且我一直都很喜歡詹姆士艾洛伊的著作。能在這個與我先前差異甚大的環境中,與如此驚人的卡司陣容合作,是個很美好的良機。在我演同一個角色長達三年後,能嘗試一些不同的角色實在是太棒了。」

羅伊也對於本片對於這群選擇面對人性黑暗面的人,提出的道德與倫理質疑,深感興趣。「這則故事呈現出這些難以捉摸的角色心中的陰暗面,也不容易用道德標準為他們定位。它切入洛杉磯本身擁有某種道德灰色地帶的現實。」

畢格斯絕對試圖想在自己的工作中出人頭地,他也成為湯姆最想不到的道德擁護者。「湯姆對畢格斯有益,湯姆是這些力量互相拉踞時的中心人物。」羅伊表示。「撇開暴力與他工作背後骯髒的本質,湯姆仍然是無辜與天真的角色。他是我們兩方努力在拉攏的靈魂人物。」

大衛艾爾對於羅伊演出該角色複雜面的表現與認真讚賞不已。「休羅伊做了大量的功課,還能瞭解部門裡的政治學與心理學。這位歐洲表演學校出身的英國演員,能真正轉換自己成洛杉磯警局的組長。」

羅伊則對共同合作的男星基努李維與佛瑞斯懷特克表現印象深刻。「儘管佛瑞斯是最和善與溫和的共事對象,但是只要一轉眼的功夫,他能夠釋放出最不凡的威脅感與能量。基努常常演出能讓你支持並同情的角色,即使在他涉入某些非常黑暗而且令人驚懼的事物,也依舊如此。」

「電話簿湯姆,世上最後一位街頭硬漢。聽說你翻個電話簿就找到犯人啦!」~畢格斯警監

打造【正義悍將】的世界時,首要之務就是追求一切與執法單位與洛杉磯警局細節相關事物的可信賴性。為了確保美學布置、戰術策略與小到制服細節的絕對正確性,製片們力邀數位經驗豐富的前洛杉磯警探,擔任電影的技術顧問。

技術顧問傑米費西蒙(Jaime Fitzsimons)曾在洛杉磯警局任職十五年,與大衛艾爾密切合作,希望能夠對洛杉磯警局內部工作,獲得前所未有的洞悉。「警察長久以來一直未能在電影上精確地被詮釋,大衛想要讓這部影片成為真正的洛杉磯警局體驗。」費西蒙解釋道。「如果你是洛杉磯警局的警官,你會接受特定方式的訓練,從手段、如何穿制服到如何攜帶你的配槍。大多數電影中,你不會看到洛杉磯警局內部的詳情,你看到的多是大雜燴,我們非常努力想確保這不會是本片的面貌。」

另一位技術顧問布萊恩戴維斯(Brian Davis),是在洛杉磯警局工作三十五年的資深老鳥,他曾任職於專門策略單位長達二十年時間,從事許多臥底工作,包括大規模地監看職業罪犯、綁票犯與謀殺犯。他的單位與海豹特戰隊、陸戰隊與特種武器戰略部隊一同受訓,並且與美國最佳的射擊教練合作。「我的單位開了許多槍,而我們逮捕了不少壞人。我想製片們希望我盡可能就警察工作黑暗面的經驗,傳達給洛德。」戴維斯說道。

電影開拍前,基努李維與其他多位同片演員,展開與執法單位各面向相關的廣泛訓練。他們接受槍砲訓練、在洛杉磯各個不同社區內駕車巡邏,也瞭解洛杉磯警局內每日的運作情形。

「我們花了大量時間讓演員為他們的角色作準備,讓他們對洛杉磯警局具備基本概念。」費西蒙回想道。「我們帶著他們一起巡邏,與他們分享過去的作戰故事,並教他們如何正確地穿制服方式。一旦他們穿上制服後,去感受穿上這些深藍色制服的感覺,他們就懂了。」

基努為了成為一位真正的槍擊好手,他與技術顧問合作無間,並花費大量的時間與努力受訓。「基努非常認真看待此事,並付出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努力,去瞭解身為洛杉磯警察的模樣。」費西蒙解釋道。「我認為任何一位洛杉磯警察如果看了他的演出,也會認為他就像他們的一份子。」

「我教基努如何拿槍、手感如何、如何開槍,以及它會有的後座力,如何配戴著它走路。」戴維斯解釋道。「我們演練如何對嫌犯表明身份,以及如何接近犯罪現場。他非常努力,而電影看得出成效。」

「我接受許多訓練包括偽裝、基本計時法、連續射擊法、移動與破門而入等等。」基努回想道。「我們做了一個叫做『開槍或不開槍』的模擬訓練裝置,有趣的是,剛開始時,我像是個長髮嬉皮,什麼東西都不想射,而導演大衛艾爾則是每個移動的物體都照殺不誤。如果現在要我來做,我想我會像換了另一個人。」

除了角色必要的身體訓練,艾爾也很重視技術顧問要分享警察生活的心理層面。「除了巡邏與戰略訓練、專家與顧問們也很開誠布公談論他們的情緒面,以及對本身、家人與靈魂的影響。你把警徽拿下然後回家時,發生了什麼事情?當你獨處和周遭夜深人靜時,你的生活又是什麼模樣?」艾爾提出了以上疑問。

顧問們很大方地與我分享他們在警察生活之外,如何平衡工作與生活的經驗。他們談論到,結了婚或有小孩後,會帶來什麼影響,以及顧家之外還得同時面對強暴犯或殺人犯,你的眼界會如何改變。我能夠吸收這些深深令人動容的故事,並且想像他們試著擁有保有正常生活的緊繃情緒。」基努表示。

「不管怎麼樣,就是得聽命行事。何苦去計較細節。總得打破幾個蛋,才能做蛋餅。」~畢格斯警監

在洛杉磯長大成人的經驗,在導演大衛艾爾身上留下難以抹滅的印記。艾爾生長在市中心南區,他心中的洛杉磯與平常在大銀幕上看的有所不同。洛杉磯裡的非上流區域,常被描繪成幫派出沒的街道,充斥著毒品與警車的不時巡邏。

「我心中的洛杉磯,是個充滿生命力的世界,由朝氣蓬勃的不同社區所組成。」大衛艾爾解釋。「那裡不只是幫派,還有家庭、孩童與媽媽們。那是非常豐富的世界,也一直會是讓我一遍又一遍重遊之處。這是我的城市。」

「我們非常努力地呈現出大衛的觀點,表現出洛杉磯是個多采多姿又充滿活力的地方。」美術設計亞歷漢蒙說道。「可怕的事情鮮少在荒涼的區域發生,發生在有小孩的家庭或是冰淇淋車旁的事情才是可怕。我們都很清楚的概念就是,邪惡的事物會在日常地方的每日生活中找上我們。」

本片拍攝工作天總計四十一天,其中大部分都在實際的場所夜晚取景。製片與導演都致力於呈現劇本上所提及的所在地,也就是他們得在洛杉磯鬧區裡或是周圍,通常拍片較少會涉足、生活條件較為欠佳的社區拍攝。

「我們嘗試在每一方面都顧及電影的可信賴性,這也是相當大的挑戰。」佛斯特解釋道。「例如車輛種類、道具、服裝、搭景、場地等所有不同的元素,還有我們如何進入某個社區拍片,並且約束好自己,這些都幫助本片更加寫實。」

儘管在洛杉磯實地取景,不一定是為了最佳的成本考量,但這對大衛艾爾卻是意義非凡,他認為額外的支出也是值得的。「我對於能在洛杉磯拍攝感到十分慶幸。許多劇組為了預算問題,離開美國本土,因為有節稅獎勵,但是在我的心中,你在這花的金錢,就像是你付給優秀演員的報酬。我們實際上是付錢給這座城市,請它擔任片中的其中角色。」

「實情就是我們在洛杉磯裡幾個最貧窮與落後的區域裡取景,但是我們感受到的親切態度實在很令人驚訝。」厄文史托夫說道。「不可能有人比他們更加歡迎我們,不論我們到哪就會變得像街頭舞會。這是拍片中最大的驚喜之一。」

艾爾與美術設計亞歷漢蒙,認真研究場景到警方許可戳章的每一細節,創造出【正義悍將】的片中世界。漢蒙尤其費了很大勁才區別出洛杉磯警局內不同的等級制度面貌。鉅細靡遺到必須細分出不同派別,如警局專員辦公室,就是主管搶劫、殺人犯的菁英幹員使用、還有負責毒品、幫派活動的幹員辦公室、特務組辦公室、以及政風組辦公室。打擊犯罪組內的警監與一般警官的辦公室也有所區別。

「警方本部的開放空間看起來很官僚,所有的桌子都是一樣的,因為它是開放大眾使用的空間。其他的房間與區域就要看使用者是誰,以及他們的地位。」漢蒙解釋道。

「現役洛杉磯警員曾經來看過片場,他們絕對為之驚豔。每樣東西從證據標籤到寫著中心價值的海報,都確確實實傳達出警察工作環境的真實感。」

就像洛杉磯市真實的投射般,片場裡成了雙語的環境,許多主要的成員與劇組人員,使用英語與西班牙語交談。艾爾自小時起,便拜周遭許多說西班牙語的人之賜,說一口流利的西班牙語,無疑地打造出一個洛杉磯文化風貌縮影的拍片環境。

「我從來沒待過任何一個真正名副其實的雙語拍片現場。」史托夫說道。「西班牙語的使用頻率就像英語一樣頻繁,所以它真的就像我們所拍攝的這座城市反射。我很高興我在高中與大學時有好好上西班牙語。」

參與本片的人都很清楚,他們能放心交給艾爾這位箇中好手掌鏡。休羅伊表示:「每個演員都把自己交在導演手上,希望能表現出最佳狀況,就這一回而言,大衛始終是一位迷人、睿智與深思熟慮的人。實在很榮幸能在他的掌鏡下演出,因為他很清楚這個他所創造的世界實際該怎麼運作。」

「我剛開始接手這份工作時,想到這麼多優秀的演員對我百分百的信任,並把寶貴的時間與事業都託付給我,我其實很害怕。」艾爾說道,「這是一項艱鉅的挑戰,但是每個人都充分發揮甚至超越他們的本事,我很榮幸能夠在背後監控一切的過程。我相當引以為傲。」

導演大衛艾爾(David Ayer

這位洛杉磯的在地人,拍攝【正義悍將】時,用他的攝影機穿梭在這座充滿矛盾與時常導致悲劇後果的城市裡,捕捉風景明信片上找不到的街頭景象。

在業界頗負盛名的編劇與導演大衛艾爾,在青少年時搬到洛杉磯,親身體驗當地的街頭生活。這些年少經驗,養成他的藝術眼光,他對洛杉磯文化的瞭解與情感,都展現在他的作品中。

他於十八歲時加入美國海軍,曾與冷戰時期在擔任核子攻擊潛艇的聲納員。他光榮退伍後,開始從事創作。他創作並擔任讓他一片成名的【震撼教育】共同製片,該片推出後不僅大為轟動,也讓丹佐華盛頓(Denzel Washington)獲得奧斯卡影帝榮銜。

他繼續與人合寫海底驚悚片【獵殺U-571】的劇本,其他的編劇作品還包括【玩命關頭】、【反恐特警組】與【私法行動】。他首次執導演筒拍攝的是他的原創編劇作品【暴力衝擊】。這部生猛的劇情片在2006年秋天上映。他目前正著手為華納兄弟、派拉蒙與環球影業等公司籌拍多部影片。


他目前與妻子、孩子定居洛杉磯。

編劇詹姆士艾洛伊(
James Ellroy

詹姆士艾洛伊在1948年於洛杉磯出生。他的母親是位護士,父親則擔任會計。

他的父母於1954年離婚,由母親取得他的監護權,後來搬到艾爾蒙特市。不幸的是,她於1958年在那被殺害。他試圖找出仍舊下落不明的兇手,成了他後來於1996年出版的非小說類作品《My Dark Places》的主題。他母親過世後,他搬去與父親同住。

艾洛伊聲稱自己對犯罪小說的熱愛,始於《Hardy Boys》系列偵探小說。十歲時,他的父親買了一本傑克韋布(Jack Webb)的著作《The Badge》,闡述洛杉磯警局的歷史。他對那本書瘋狂著迷,並不斷地研讀。在這本書中,他讀到了著名的黑色大理花懸案故事,還有著名的警察與罪犯人物,啟發他後來創作《L.A. Quartet》。

他被高中退學後,便加入軍隊。他考慮到父親中風,而且軍旅生活並不快樂,他假裝口吃,並說服軍隊精神醫師他的心理狀態不適合作戰。三個月後,他獲得不名譽退役。

他回到洛杉磯家中,趕上見父親最後一面。十八歲時,他住在公園和慈善回收箱裡,他酗酒、吸毒並讀了上百本犯罪小說。他找到一種苯甲胺刺激劑與吸入器。但他不用吸入的方式,直接吞下追求刺激快感。刺激劑導致他幾乎精神分裂,而酒精嚴重損害他的健康。他曾兩度得到肺炎,並導致他醫生所說的「後酒精腦部併發症狀」。他害怕自己從此精神失常,加入癮君子互誡協會戒酒。他後來找到高爾夫球僮的固定工作,開始在心裡構想一部推理小說劇情,成了後來的《Browns Requiem》一書。他在標準拍紙簿上手寫,而不是用電腦,他也會事先為數百頁的故事先寫好詳盡的故事大綱。他的其他著作包括《Clandestine》、《Killer on the Road》、《Lloyd Hopkins Triology》與《American Underworld Trilogy》。

1987
年,他的小說《Cop》改編,其他被改編拍成電影的還有【鐵面特警隊】與【黑色大理花懸案】。

接下來他計畫將尼西法藍奇(Nicci French)的小說《Land of the Living》改編為劇本。

基努李維(Keanu Reeves)飾湯姆洛德警探

本片飾演一位慟失愛妻後,人生從此陷入愁雲慘霧的資深洛杉磯警局探員。當他涉入一位警局同袍的死亡時,他被迫挺身而出,對抗他一直以來便置身其中的警察文化,最後導致他質疑起身邊所有人的忠誠。

基努李維是好萊塢最炙手可熱的一線男星。他日前剛完成重拍自1951年同名科幻片的【The Day The Earth Stood Still】。在此之前,他演出浪漫劇情片【跳躍時空的情書】與結合真人動作與動畫的風格化影片【心靈掃瞄】。他也主演改編自漫畫的【康斯坦汀:驅魔神探】、獨立製片【吮指少年】、浪漫喜劇【愛你在心眼難開】與【駭客任務】系列電影。

他洋洋灑灑的演出經歷,還包括【追夢高手】、【靈異大逆轉】、【甜蜜的十一月、【十全大補男】、【漫步在雲端】、賣座驚悚片【魔鬼代言人】、【小活佛】、【都是男人惹的禍】、【吸血鬼】、【男人的一半還是男人】、【驚爆點】、【阿比阿弟的冒險】與續集【阿比阿弟暢遊鬼門關】。

出生於多倫多的基努,曾在定居洛杉磯前,當地演出多部舞台劇與電視劇。他以電影【大河邊緣】中的演技首度獲得廣泛好評。他接下來接拍【高校的血】、【魔鬼小霸王】。他事業的另一個轉折是得到【危險關係】的演出機會。他當年也接拍了喜劇【溫馨家族】、【我真的愛死你】;觀眾看到他首度出任浪漫喜劇片男主角就是在【情人有約】一片。其他的作品還有【捍衛機密】、【連鎖反應】與【愛上明尼蘇達】。

奧斯卡金像獎影帝佛瑞斯懷特克(Forest Whitaker)飾傑克汪德組長


佛瑞斯懷特克擁有不凡的2007年,他在【最後的蘇格蘭王】中精湛詮釋 暴 君阿敏,讓觀眾驚為天人,並抱回奧斯卡金像獎、金球獎、美國演員工會獎與英國影藝學院獎與其他影評人獎項的最佳男主角大獎。在小螢幕方面,他則以上一季【急診室的春天】中的表演,提名艾美獎。

今年,他的作品包括已上映的【瞬息萬變】、【刺殺據點】,剛殺青的則有【Where The Wild Things Are】、【Winged Creatures】、【Power Blue】與【Reposession Mambo】。

其他的作品包括獲獨立精神獎提名的【美國槍枝的秘密】、【爵士樂手】(獲頒坎城影展最佳男主角與金球獎提名)、【亂世浮生】、【開放的美國學府】、【鬼狗殺手】、【火線正義】、【顫慄空間】與【絕命鈴聲】等多部影片。他也在幕後有所成就,先是拍攝他的導演處女作【等待夢醒時分】,後來擔任【戰地風雲】執行製片、【劈腿四人行】製片、與【第一千金】、【真愛告白】的導演。

克里斯伊凡(Chris Evans)飾保羅迪斯坎警探

克里斯伊凡最近剛拍完【Push】,這部充滿動作場面的科幻驚悚片是關於一群具有心靈傳動與千里眼能力的年輕美國人,隱身在美國秘密政府機構中。

他也會演出劇情片【The Loss of A Teardrop Diamond】,故事背景設定於二O年代的曼菲斯市,著眼於一位都市女子與農夫的愛情故事。

他日前主演頗受好評的科幻驚悚片【太陽浩劫】。

2005
年,他主演夏季賣座動作片【驚奇4超人】,他於20077月重拾「霹靂火」一角,演出續集【驚奇4超人:銀色衝浪手現身】。該片在全世界締造三億美元票房。

他先是在電視影集中演出一些小角色,後來才獲得主演諷刺喜劇【非常男女】的機會,他接下來陸續接拍犯罪喜劇【極速A計畫】、【玩命手機】、【豪門褓姆日記】、【上流變奏曲】、【致命謎情】與【The Orphan King】。

生長於麻薩諸塞州的伊凡,先是在當地劇場表演,後來搬到紐約到Lee Strasberg Institute學習表演。他目前住在洛杉磯。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我的欄目

日曆

« 2019-09-17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     

數據統計

  • 訪問量: 562157
  • 日誌數: 59
  • 建立時間: 2008-04-09
  • 更新時間: 2009-05-17

RSS訂閱

Open Toolbar
Gain More Traffic with SiteB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