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無法創造如郭台銘般的財富,但可以創造如「麥迪遜之橋」般的記憶! 我們從小孩身上看到一些故事,這些故事是複眼式的,故事中包藏著另一則故事......我們只是平凡的上班族和,平凡的兩個小小孩,有任何想法歡迎留言~ (佑佑皮皮的主要格子:http://blog.xuite.net/xalekd/940109)

【隨論】從「世上唯一真愛我的男人走了」說起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到 Facebook]  [推到Twitter]  2012-04-19 22:56:01

我非黎明柔的閱聽粉絲,然有時候晚上出門在車上會特別聽黎明柔「人來瘋」的廣播節目,節目某時段(Dr. Love)是現場call in,讓聽眾訴說感情的遭遇和愛與不愛,聽到部份聽友的愛情難題,只能嘆現實人生竟比連續劇演的還戲劇性。

印象很深的是黎明柔曾回答某聽眾:「婚姻中的愛還是會交換、會計較,只有父母對孩子的愛是無償的」。因為黎明柔由結婚恢復單身,這句話是否為其經驗投射不得而知,但深思其主要表達的意涵,大體而言:我附議。
 
未生子之前,我只能被動享受父母之愛,我是從有孩子後,更確切瞭解父母之愛、親情之重的感覺,那是一種無償的付出和「孩子,你再笨、外面的人再怎麼樣看不起你,我都深深愛你」的感受。
 
昨晚我收到我姐轉寄的一篇文章,信中姐告訴我:有時間請我和媽討論一下,她也會在電話中找時間和媽談。
 
什麼事?這是一篇關於臨終放棄急救的文章:「醫祭」。

http://www.ettoday.net/news/20120415/39234.htm
 
(如果可以,也希望看這文的朋友先把上面網址的「醫祭」文看完,再看以下的心情分享)

 

若未婚生子前的年輕歲月,看到這種文章後會覺得感動,也只停留在感動。但現在結婚生子後也歷經父喪,看到這文章不再是感性的想像,而是理性的考量,我竟覺得這篇是如此真實,或說需要認真看待。

七年多前,我的父親因突然腦溢血倒在我的眼前(我當時剛好一早從台北回嘉義,早上六點初),從我陪我爸上救護車後,在救護車上爸旋即昏迷不醒,從此沒說過任何一句話。

醫生檢查掃瞄X光片後說,因為溢血的部份在腦幹非常不樂觀,插管後持續發燒,希望爸等我姐從英國趕回來。

我們希望爸能等到姐回來,雖然不知道昏迷的爸當時是否聽到,也在耳邊告訴爸:「爸,如果很痛,就安心的跟隨觀世音菩薩到遠方,姐會瞭解」。

我們並未用侵入性的搶救方式,爸爸持續咬著呼吸器外,也打了退燒之類的點滴,等我姐從英國趕回來後的隔日,讓我姐看到爸的最後一面,隔日我爸就安詳的走了,這天是農曆二月二十八,也就是情人節。

所謂放棄急救不是放棄所有的急救,而是不做「沒必要」的急救,當然這需要家屬和醫生做最詳盡的評估和溝通。國外統計,許多重症病患或許急救搶回生命,但卻成了只呼吸心跳要靠插管維持呼吸、無生活能力的植物人。
 
我爸走了,我們都很不捨,也很不甘心這麼好的人竟這樣走了,我從此不太相信神明、也不相信好人好報說。

但我媽說,爸爸能這樣離開,是福氣、也是「他要的方式」。
 
以往我爸媽每天一早都有一起去公園運動的習慣,我媽告訴我們說,爸在公園運動時看到一些阿公阿嬤看似無意識的類植物人被外勞推出來散步,我爸說他以後不想這樣。
 
「你爸很在意生命最後的『尊嚴』」,我媽說,我們也懂。
 
有人說,放棄急救等於我們間接執行父母的生死簿,也斷了父母想求生的意志,真的嗎?
 
也許每個家庭的信仰或情感釋放的點不一樣,「善終」是多大的福份,就像王永慶在睡命中離開(實情為何無法確定,誠屬報載)、像我爸這樣躺在病床上四天後離開,用這樣的方式告別,不知道這輩子要做了多少好事。

因為有這認知和經驗,「醫祭」這篇我看完頗有感觸。

 

爸離開好幾年了,有幾次回到嘉義老家爸的房間,看著孤伶伶的書桌和床墊,會想到爸爸曾經坐在書桌的身影,有些畫面和記憶閃過,鼻會酸。
 
昨天有則看似不起眼的新聞,不過內容的字裡行間說了人性的硬道理。

羅霈穎(也就是我們那個年代稱的藝人羅璧玲)的個性直率大剌剌,實際上她是個孝順女。她父親近日走了,她在微博寫下父親過世心情:

「爸爸走了,世上唯一真愛我的男人走了,唯一的靠山、可停泊的港口沒了」。
 
我印象中的羅霈穎是演藝圈大炮型女星代表,對她平日爭議言行我沒評論,但從這新聞也看到羅霈穎的另外不為人知的一面。經歷多次情場的羅霈穎說「世上唯一真愛我的男人走了」,除了自我感情的表露外,這也是她對「唯一」「真愛」最後一次徹底的割裂,這種痛不會致命,但會纏綿不放,因為他(們)是你的父母。

我們無法預測自己的父母(或自己)何時遇到重大病痛、是否繼續急救的抉擇,我也知道這對多數家人都是禁忌,連想都不能想,遑論談。

但還是想提醒,這是我們必須面對且深思的課題,因為不管我們如何愛我們的親朋摯愛們,每個人都有走下舞台落幕的一日。

要讓世界上真正愛你的人,用什麼方式離開?到底我們是延長死亡前痛苦過程,還是要更重視生命價值本身呢?這些……不只是大哉問,而且是要深思的生命問題。

 

P.S.

對於老、死都是人生必經過程,我們家對此並無禁忌,晚上我待佑彥媽下班回來後,和我媽在客廳提及姐(我們家視之平常心)來信之事,我媽說要和爸一樣,甚至更簡單。說真的,我媽的觀念很開放也先進,我一提這話題時,我媽除了馬上、立刻說不希望我們再做無所謂侵入性的急救外,她甚至知道這可以簽同意書,以一個七十歲的老人而言,她算非常有概念。

因為我是昨晚看完我姐的信和這篇連結文章有想法後寫了這文章,不過擔心這文帶到姐寫的信部分內容,沒先知會她有點不尊重,因此我要PO此文先傳了我寫的原檔給姐看。

姐說PO這文OK,不過她做了修正:

email

我們都很想念我爸,因為他在我們家人心中是這麼好的一個人、父親。我爸能用這樣的方式離開,雖然不捨但又捨得,因他沒受到任何痛苦又侵入性的急救,他走的安詳。

原文出處:http://blog.xuite.net/xalekd/940109/59681984

原始格子:佑佑皮皮.home


TAG: 佑佑皮皮 心情 觀點 放棄急救 DNR 醫祭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
Gain More Traffic with SiteB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