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無法創造如郭台銘般的財富,但可以創造如「麥迪遜之橋」般的記憶! 我們從小孩身上看到一些故事,這些故事是複眼式的,故事中包藏著另一則故事......我們只是平凡的上班族和,平凡的兩個小小孩,有任何想法歡迎留言~ (佑佑皮皮的主要格子:http://blog.xuite.net/xalekd/940109)

【親子天下】寵愛或疼愛?多不多給一顆糖的難題~隔代教養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到 Facebook]  [推到Twitter]  2012-04-12 14:06:25

佑彥阿嬤71歲生日007

我爸在我印象中,是個不太會情緒表達的傳統父親。我媽曾告訴我,我出生後我爸抱我的次數絕對沒有他抱佑佑多,不過對孫子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

佑佑出生後,嘉義玩具店姑婆某日送來一批組合塑膠軟墊,為了怕佑佑學習爬、站、走時「碰撞」的「疼痛指數」能減緩些(塑膠軟墊?我想有孩子的家長大概知道這是什麼)。我爸拿到後不只每片拿起來擦拭,爸也說他曾看過報導,這種塑膠軟墊剛開始使用時要先「通風幾天」,讓一些化學氣味散開後才給幼兒使用。

因此我爸把一堆塑膠軟墊每片拆開後擺滿老家的三樓地板,人家是擦地板我爸是每天擦完正面後等風吹乾後,又把每片塑膠軟墊翻過來擦反面。三樓的門窗皆開,只為了能有更多風吹乾軟墊上的擦拭水漬、吹散對身體危害的毒素。

如果是我們,大概最多只是使用前擦拭乾淨罷了,哪會這麼「厚工」每天擦拭又翻面,而且不是一天,我媽說我爸重複動作要至少兩個星期才有用,和我爸的勤奮相較我們簡直有夠懶散。

我有時候問佑佑:「你記不記得阿公?(因為我爸在佑佑一歲一個月時離開我們)」。

佑佑會告訴我:「我記得阿公」。

我只隱約片段記得幼稚園前的一些記憶,但有誰記得起一歲的事情?你嗎?我嗎?還是我們嗎?

我知道泛黃的相片與塵封的老家三樓,不會使記憶重整;不過我相信人在稚兒生命某處,應該還是會有些記憶,如果這些隔代互動的記憶不被提起,就容易被冰存,梗塞在罕有的沈默抽屜理。

因此不管模不模糊,上述塑膠軟墊的生活雜事或其他我爸對佑佑的好,我會告訴他:「世上曾經有人這麼疼你,非常疼你,就是爸爸的爸爸,也就是嘉義阿公」。

當佑佑看我部落格時,有時候我們會重看回顧爸爸一生的短片(雖然平凡,他是我父親),和孩子依偎著看,時間流動和空間凝固,當下大概也是我們家男人的三代同堂的時空吧。

想想,現代要求什麼「好爸爸」的幾個指標之一是要學會帶小孩、包尿布,這對多數爸爸們都不是問題,但對照上一代傳統的父親角色而言,實在很難聯想我爸也會幫佑佑把屎把尿換尿布、洗澡、唱歌給佑佑聽。什麼「好男人」、「好爸爸」這種標籤化的形容詞都不厲害?我爸早就是「好男人」中「阿公級數」的代表了。

多一顆糖是「疼」孫,而爸媽卻解釋成「寵」孫。這涉及到父母角色和立場,和阿公阿嬤是明顯不同。因此我看到這期親子天下有篇「祖孫相處:多給一顆糖的疼愛」,心裡頗有感觸的。

 

簡單分享一件生活雜事:

我姐上次從英國回台後,帶著兩孩子(和佑佑、彥彥年紀差異不大)來我們家看我媽,因為姐家的育兒觀念比較開放民主,聽到我媽用「騙」的方式和小孩互動就有教養上摩擦(中間過程不細述),因為姐覺得大人不能「騙」孩子,答應的事情又是答應,對孩子說謊、欺騙或恐嚇在他們教養過程中是不被允許的。

媽說,小孩都是「騙」大的,就像用國語問:「你在做什麼?」、有人回答:「我在帶小孩」;台語不都說:「我勒騙囝仔」

我姐沒錯,站在我媽的觀念好像也沒錯,我們家的互動機制算很不錯,釐清我媽表面語言及行為背後的好意,還有理解尊重我姐堅持的養育原則後,我媽和我姐(我印象中)電話中就談開了。

不論是我姐或我,對上一代的一些教育理念或方式當然不會全然苟同。我媽算是受過教育訓練、啟智班老師退休的人對教育敏感度應該比較高、也能較能理性溝通的人,連我媽都會和我有教養上的認知小戰役,也能想像隔代的育兒理念落差在部分家庭會造成怎樣世界大戰。

親子天下該文作者陳佩雯這篇寫得相當好,只不過作者用把「疼」與「愛」區分為「祖父母屬於疼」、「父母親屬於愛」,我理解這是寫作上故意用二分法,這樣才能看到當中差異。

只不過「疼愛」、「疼愛」,這詞是同義複詞,也許「疼」和「愛」的古文義理解釋中有細微不同,但它們本質上並不稱異。我想從「疼」、「愛」延伸的是:「祖父母對孫子的疼」,和「父母對孩子的愛」就像「疼」、「愛」的說文解字一樣,祖父母和我們教育孩子的方式或許不一樣,但我們本質上都是愛這位眼前與你有血緣關係的小天使。

我媽曾告訴我們:我可以幫我們照顧小孩,但「孩子是你們的」,因此「你們」才是要負責教養的人,也是和孩子以後會長久生活的人。

是啊!教養絕對是父母的責任,疼愛孩子才是阿公阿嬤的「特權」,讓孩子有機會體驗老一輩人的生活經驗和古早故事,這些都是我們無法提供、又最真實的生命內涵,因此應該容許孩子和阿公阿嬤有「特殊互動」的情境和模式。

有父母怕阿公阿嬤會破壞教養的馬其諾防線,然現在三代同堂的家庭應該比較少,以小家庭為主流家庭結構居多。因此阿公阿嬤偶爾的「寵愛」不會造成孩子道德價值或行為的潰堤。一個行為違常的孩子誰該負責?也許是父母、也許是學校、也許是整個社會,阿公阿嬤反而是肇因末端,有時候卻被當成代罪羔羊:「你看你看,都是阿公(阿嬤)教的」。

作者陳佩雯文中提到一句看似簡單的道理,卻頗有意思:

「給多少糖是教養問題,那是爸媽的責任;阿公阿嬤的工作就是要含飴弄孫,疼愛孫子」。

確實,父母應該站在更高的位置,我們應該告訴孩子,盡量去體會、盡量去擁抱阿公阿嬤的無限疼愛外,同時也要告訴孩子,爸媽的疼愛也是無限的,但我們對他的生活或行為會有限制、會有尊重,也允許彼此討論的空間。

共勉!

 

原文出處:http://blog.xuite.net/xalekd/940109/59435586

原始格子:佑佑皮皮.home


TAG: 佑佑皮皮 心情 親子天下 觀點 隔代教養 隨論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
Gain More Traffic with SiteB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