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無法創造如郭台銘般的財富,但可以創造如「麥迪遜之橋」般的記憶! 我們從小孩身上看到一些故事,這些故事是複眼式的,故事中包藏著另一則故事......我們只是平凡的上班族和,平凡的兩個小小孩,有任何想法歡迎留言~ (佑佑皮皮的主要格子:http://blog.xuite.net/xalekd/940109)

【隨論】來一份「快樂兒童餐」或「滿漢全席」~孩子學音樂分享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到 Facebook]  [推到Twitter]  2012-04-06 10:40:43

買新電鋼琴006

(之前照的,佑佑彈琴很少戴耳機~)

 

小孩就是「小」孩,小朋友就是「小」朋友,我們常會把孩子看「小」。

佑佑、彥彥出生幾個月,都還未至牙牙學語的階段,還是要和孩子說道理,你覺得這時候的孩子不懂溝通嗎?就我的經驗,他們也許不懂實質意涵,但這時候絕對能和孩子溝通。

有時候聽到有人懷疑一歲多的小孩懂什麼?這是個迷思。

佑佑學琴約快八個月,我常會想,我小時候學鋼琴學八個月的時候,我的程度到底到哪?

說真的,我不太在意孩子彈琴的指法、指型,這些老師課堂上會糾正,我比較在意孩子對音樂能不能欣賞、能不能融入音樂的世界。

喜歡音樂不一定只侷限於聽音樂、學音樂,彈鋼琴、小提琴等樂器如何精進,而是能把音樂的真善美與生活、生命結合。

除非音樂本質很好,對樂器能單點突破式的學習,最後成為鋼琴家或小提琴家之類的專業者,否則對多數人而言,學音樂只是一種學習喜歡音樂的「過程」。

依照現行教育體制信奉的「結果論」,精通某樂器才是王道,不過我一向是過程論而非結果論者,小孩在學音樂的過程中,順勢培養欣賞音樂的能力,例如學鋼琴的過程也是一種自我要求的訓練,如果彈好曲子也是自我信心的實踐,過程的酸甜苦都值得體驗,至於結果就各自造化。

什麼叫音樂?什麼叫樂理?什麼叫樂器?什麼叫音樂人生?

這都是一連串的動態過程,你以為學樂器只是學樂器?這樣太窄化音樂的本質,少了音樂的寬度。

什麼叫音樂的寬度?

音樂寬度就是學樂器不只是彈奏樂器,你可以讓小孩多接觸音樂書籍,玩玩音樂遊戲。

佑佑以往在圖書館借的書都是宗教、廟宇、神明的書(當然他現在還是會借)。不過我三、四個月前在圖書館找到關於拜爾、貝多芬、莫札特等音樂重點大師級的「漫畫」,佑佑剛開始說他只想借廟宇的書,但我又多借了兩三本音樂人物相關漫畫回去,

佑佑雖然說沒興趣,但回家他還是「很有興趣」的把這些人物傳記看完,我們上次去又續借另外音樂大師的傳記(大概有十來個音樂大師級的故事)。

佑佑對看完有很多想像,有時候會問:「貝多芬還在嗎?」、「貝多芬和莫札特誰比較厲害?」、「朗朗和拜爾如果比鋼琴,爸爸你覺得誰會第一?」

林林總總問題非常有意思,這都不只是停留在「會彈鋼琴」的階段,孩子能對這些歷史指標性的音樂人物有些共鳴、有些思考,雖然問的問題都頗童言童語,但對他或對我而言都有意義。

 

佑佑學鋼琴八個月了,從他完全不會彈琴到現在我有蠻多觀察與想法願意分享:

音樂是「一連串」組合,不只是單純會樂器本身。

我教孩子學音樂不只是學樂器,他不懂我可以陪他聽,他想知道哪些故事我可以告訴他,音樂的義理和趣味性不用牽強附加或刻意安排,就在一連串有意義、無意義的互動中成形。

音樂,就是最好「潛移默化」的教材。

有時候成為孩子的標竿、有時讓孩子嘲笑,都是身為父親養小孩樂趣的一部份。

說標竿,是因為佑佑學琴近八個月,我覺得他進步很多,雖然育兒專家說不要過度稱讚孩子,但我常告訴他:「寶貝啊,這首歌很難,你也太厲害了吧」。

佑佑常會問:「那我有沒有你小時候厲害?」(佑佑非常喜歡和我比)

「當然有」,我真的這樣認為。

說嘲笑,當然也有互動的故事。

八個月前,因為我一直覺得佑佑的音感很不OK(因為唱歌的音準都沒到位),音樂的「體質」好像有點弱。

佑佑學琴一段時間後,我們有時候會玩音感猜猜看的遊戲,即是我在鋼琴彈一個音符,讓佑佑猜這是什麼音。

我看他確認音符前閉眼睛認真的表情,覺得好笑外也有莫名的小感動(看這個小男人表情還真認真啊)。

八個月前佑佑沒辦法聽不出任何音階。不過學琴學一段時間後,和佑佑玩鋼琴遊戲時,他現在已經都可聽出音階,很少失誤(不過只能單音)。

「佑佑,超厲害的你!」,我還是忍不住鼓勵一下孩子。

當我們換角色時,佑佑說要在鋼琴上一次彈三個音讓我猜。

「三個音?拜託,直接彈五個音吧」,我告訴佑佑。

當然有時候我也會聽錯,這時候佑佑也會糗我,「你看你看,還一次五個音,錯了吧」,然後一副我贏你輸的表情。

 

佑佑小時候時,我爸去買了一套七十幾片的交響樂CD要給佑佑聽,我原本已經忘記有這套CD,上週回嘉義我不經意翻到後就整套帶上車。

在車上平常都放伍佰、羅大佑、嚴詠能的CD,這次我告訴佑佑、彥彥,這是阿公生前買給他們聽的,也許告訴他們這CD的背後故事後,他們更有聽看看的動機和動力。

我原本認為交響樂很難引起他們共鳴,不過我們從嘉義聽到台北,他們竟沒有說要換CD,算撐久的了(對沒聽過交響樂者,有可能是催眠曲)。

聽交響樂的過程中,孩子有時候會問,剛剛是什麼樂器?我除了被動接球回應外,有時候我聽到巴松管或大提琴時,我也會特別告訴孩子這是阿公以前吹奏的巴松管、這就是阿嬤拉大提琴聲音。

佑佑有時候聽交響樂某段,也會問我剛剛的音符是不是XXOOXX?

「這段音符有升降記號,但你說的很接近了,你有夠厲害啦!」,孩子總是不經意給我驚喜,我老愛說:「你有夠厲害的」。

孩子不管問什麼突兀的音樂問題、問什麼簡單不過的音樂道理,我大概會不厭其煩的用我主觀的認知,或我小時候曾學音樂的經驗和故事回應,不管是不是音樂,我不想要孩子覺得我用敷衍的態度回應,甚至不回應。

就像家裡放著吉他,孩子剛開始想亂弄調音時,音準亂調外,前幾次還曾把弦調斷,剛開始我不阻止他們(但他們體驗幾次後,我會禁止他們摸吉他調音處),讓他們知道這樣調弦音準會變。

因為如果你覺得小孩子太小不能碰吉他,甚至禁止靠近。幾年後他們長大了,但可惜的是孩子已經沒有當初嘗鮮動機了,你剝奪的不只是孩子體驗吉他而已,而是孩子認識音樂的機會。

總之,我很願意和孩子說音樂的想法,也喜歡孩子嘲笑我聽錯的樂趣,因為學音樂不該只是枯燥的學樂器,家庭生活中很難創造學音樂的環境,因為「會樂器」只算快樂兒童餐,孩子「喜歡音樂」這才是真正的滿漢全席。

 

原文出處:http://blog.xuite.net/xalekd/940109/59212237

原始格子:佑佑皮皮.home


TAG: 佑佑皮皮 心情 親子 觀點 鋼琴 隨論 音樂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
Gain More Traffic with SiteB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