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無法創造如郭台銘般的財富,但可以創造如「麥迪遜之橋」般的記憶! 我們從小孩身上看到一些故事,這些故事是複眼式的,故事中包藏著另一則故事......我們只是平凡的上班族和,平凡的兩個小小孩,有任何想法歡迎留言~ (佑佑皮皮的主要格子:http://blog.xuite.net/xalekd/940109)

【心情分享】85分之外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到 Facebook]  [推到Twitter]  2011-09-23 12:30:28

佑彥媽從蘭卡威回台,昨晚去桃園機場接機,不過重點不在接機或分離幾天的思念,有興趣可看下去。

佑佑固定星期四晚(昨晚)學鋼琴課。

這次的鋼琴功課,佑佑就像之前一樣,他想練超過老師功課,自己先練下一首鋼琴曲。

可能是上次佑佑自己多練一首曲子,彈的還可以,老師稱讚佑佑,也直接把佑佑這首自己練歌曲打上「OK」的記號

這種感覺對他而言,可能是種鼓勵吧。

因此佑佑上次還是多練一首歌曲。

星期三(前天)晚上,佑佑練習鋼琴時突然叫了一聲:

「啊,這篇我沒看到,我少練一首歌曲」,佑佑將近彈完鋼琴時翻著琴本,自己看到這首被放逐的歌曲。

佑佑當下練了好幾次不太順:「爸爸彈給我聽」。

我也覺得這首明顯比較難。 

佑佑這首鋼琴彈的「哩哩辣辣」,他問我:「明天能不能告訴老師,我忘了練這首歌了」。

我內心想,佑佑還不賴,因面對老師沒想要找藉口迂迴,這的確是個處理的方法與態度。

不過還是告訴佑佑:「我們再練一下,真的不熟明天我會告訴老師」。

佑佑每次的鋼琴課業他都練的算熟,其實他都挺主動的練琴,某程度我覺得我也有父母「錢花的值得」的欣慰。

 

彥彥上幼稚園、佑佑上小學後,我感覺晚上的時間比較不足(尤其佑彥媽不在的這幾天),因為晚上除了還是依舊玩樂外,還多了功課要準備。

星期三(前天)放學後,佑佑寫完紙本的功課外,他告訴我:

「還有一個功課,但要爸爸和我一起做」。

「老師說的」,佑佑補了這句。

原來隔天(星期四)老師課堂上要考「ㄅㄆㄇ的聽寫」,因此這次功課還有一項是父母唸字語,小孩要練習把這字用注音符號拼出來。

因為還要完成佑佑學校老師要求的另一項功課,練完不怎麼熟的這首鋼琴後,我旋拿了佑佑明天要小考的國文課本,唸了一些詞彙讓佑佑拼音。

「老師說,要考的地方是國文的第9頁到25頁」,佑佑說。

「但是爸爸,你要幫我練聽寫,你可唸到38頁,39頁就不要考了,因為我覺得比較難」,佑佑接著說。

「不是到25頁就好?我們聽寫練到明天要考的範圍就好,好不好」,我說。

「可以,可是......我想唸到38頁」,佑佑溫溫的說。


我陪佑佑練了課文至38頁的當中每個名詞。

我察覺佑佑的ㄟ和ㄝ容易考混(例如學生的「學」,佑佑的拼音可能會寫成ㄟ),有時候第二聲和第三聲也會搞混。

完成「父子共業(共同寫作業)」後,因佑佑從小是讓我「很放心」的小孩,我覺得明天考試沒問題。


昨天傍晚(星期四)我還沒回到家,就接到佑佑的電話:

「爸爸,我考85分」

說真的,當下我還有點失望,可能是覺得「昨天不是都寫過,依照佑佑的記憶力應該沒問題」的這偏見吧。

不過失望也是一秒鐘,我問了他錯了什麼拼音?

「我錯三個地方」,佑佑電話中說。

果不其然,還真的是前一天晚上我覺得比較容易出錯的「ㄟㄝ」和「第幾聲」。

「還有一個呢?」我問佑佑。

「我的ㄠ少最後那一點」,佑佑告訴我。

昨天傍晚回家我先看了佑佑的考卷本後,雖然我還是叫佑佑「下次小心一點」(中文字真難,「下次小心一點」就有兩種解釋,我是很「仁慈」的說那個意思啊),但我真的覺得85分沒關係。

 

我不能回答整體上我自己的教養態度,但我能用很常聽到的一個喻意:「考100分沒有進步空間」。

這是不是我寫在部落格日誌中安慰自己的話?不是。

因為這句話我也用來安慰佑彥媽。

哈,說「安慰」太嚴肅,車上我分享我的看法後,晚上回家再拿佑佑當天考試的卷本給佑彥媽看後,佑彥媽也很快釋懷。

 

這首突然闖入人生的鋼琴曲,佑佑最後彈的如何?

昨晚(星期四)即要上鋼琴課前,佑佑利用吃完晚飯的這段空檔,他自己跑去練習這首「突然跑出來」的歌曲,我覺得熟了很多,比前晚彈的更進步些。

上課前,佑佑還是先自己跟老師招了:「這首歌前天晚上才發現。」

結果呢?佑佑這首歌彈的頗順,老師予以「通過」!

雖然人生要有計畫是「王道」,但人生還是充滿許多意外,時時都有安插進來的歌曲,遇到突發狀況「臨時抱佛腳(或,手),原來偶爾還是有用的。

 

以下場景是昨晚。請自己聯想,並拉到星期四(昨晚)我們去中正機場佑彥媽接機時。

從桃園機場返家的高速公路,我告訴佑彥媽佑佑當天早上考試的事情。

佑彥媽聽到分數,告訴佑佑:「不能太粗心」,然後非常小聲使臉色的告訴我:「我覺得他考的不好,因小學生的考試分數都比較高,考85分算不好」。


我在車上告訴孩子的媽,我當下也這麼覺得,但也告訴她:「這幾天妳不在時,我除了比較累外,也很高興」。

「高興?」

我非指佑佑考幾分我不介意,而是這幾天孩子的媽不在,佑佑的功課不用我操煩就會主動去完成。

我高興,不是因為佑佑考了85這個分數,也不是考前佑佑努力的把要考的複習過一次(畢竟這只是小學考,真的不用這麼斤斤計較)。

佑佑是我當父親的第一次「小學認識」,因此我也許不夠資格說他這樣的成績有沒有達到「標準」,但我有資格說:

我觀察佑佑這幾天個性展現,佑佑對學習有「主動」態樣,從鋼琴他都願意自動多彈一課,到學校課業老師說要考試的範圍,他都要我多唸後面不考的幾頁讓他寫拼音。

我可以教孩子記憶上的死知識,但學習上的主動性這點,真讓我感動。

總之,這是這一兩天佑佑綜合學校和學鋼琴過程的一些省思,我慢慢體驗「小孩已上小學」父母的焦慮。

很多焦慮是自己給自己的苦藥,這種焦慮就像「我愛你」一樣,永遠只嫌太少與不足,而且是自找的。

 

原文出處:http://blog.xuite.net/xalekd/940109/51789678

原始格子:佑佑皮皮.home


TAG: 佑佑皮皮 心情 育兒 親子 鋼琴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
Gain More Traffic with SiteB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