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康

more
  • 本週星座運勢
    本週星座運勢

    「瑪法達看星星」人際、財運、工作、學業...掌握每週運勢,聰明運用能量,每天都要快樂哦!...

推薦給好友 上一篇 | 下一篇

台灣電影夢 幕後女英雄    

當我們在電影院裡看著台灣電影、聽台灣的故事,跟著演員捶心肝、跟著劇情繃緊神經、跟著情緒起伏感動落淚,這一幕幕精彩畫面,背後是靠著一群幕後女英雄上山下海。她們不怕累、不怕曬、不怕髒,用Guts解決拍戲現場各種突發狀況。因此今次ELLE特別企劃,帶領大家認識這群成就台灣電影夢的幕後女推手,站在螢光幕後,照樣美麗閃閃發光!
姜秀瓊 導演
曾憑《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一片入圍第28屆金馬獎最佳女配角,從此愛上電影,之後擔任楊德昌助導及侯孝賢副導。以《乘著光影旅行》拿下金馬獎最佳紀錄片、《跳格子》拿下金馬獎最佳短片,受日本東映電影之邀執導《寧靜咖啡館之歌》入選2015台北電影獎。
李烈  製片&現任台北電影節主席
知名演員,後來跨足電影幕後,晉身電影製作人。以精準的眼光和操盤功力,推出多部膾炙人口的電影作品,包括有:《囧男孩》、《艋舺》、《翻滾吧!阿信》、《總鋪師》、《行動代號孫中山》、《軍中樂園》,和2015新作:《青田街一號》
蔡珮玲 美術指導
廣告美術設計出身。2008年始擔任電影美術指導,以《如夢》、《星空》、《南方小羊牧場》分別入圍第46、49、50屆金馬獎最佳美術設計,《南方小羊牧場》獲得第15屆臺北電影節最佳整體技術獎,2014年以《迴光奏鳴曲》獲第9屆華語青年影像論壇年度新銳美術師。2015新作:《念念》。
李念修 剪輯師
劇情長片及紀錄長片剪輯師,以《奇蹟的夏天》開始嶄露頭角,2010年《街舞狂潮》入圍金馬獎最佳剪輯獎,代表作品:《被遺忘的時光》、《青春啦啦隊》及《不老騎士》,首部擔任編劇電影作品《逆光飛翔》同時擔任剪輯,曾獲台北電影節觀眾票選大獎,橫掃海內外多項電影大獎。近作:《共犯》。
吳怡靜  副導
世新電影系畢業。從場記做起,一路做到副導。曾經一度猶豫要不要繼續拍片,但因為懷念跟夥伴共甘苦完成一件事情的感覺,決定留下來。參與作品有:《賽德克巴萊》、《KANO》、《念念》。
郭敏容  台北電影節策展人
政大新聞系畢業,因為喜愛電影,決心投入電影工作。曾擔任過電影行銷、金馬影展工作人員、動畫影展媒體宣傳。2011年進入台北電影節節目組,並於2014年正式接任策展人。
潘倫琳 造型師
實踐服裝設計畢業,為資深電影、電視、廣告及藝人造型師,電影代表作品:?《當愛來的時候》入圍第47屆金馬獎最佳造型設計、《雞排英雄》、《陣頭》,2015新作《大喜臨門》。

7?` H H\$H;_
李烈  製片&現任台北電影節主席
我只會忙一件事情,就是電影。
今年接任台北電影節主席,一開始我就跟影展同事明講:「每個影展都有他的精神,而台北電影節已經做了這麼多年,做得很好,所以我不會干涉他們的想法和做法。」我的主要工作是定調方向,並從旁給予建議和協助,提供人脈與資源。電影節主席有點像是神主牌,只要站在那裏出席活動就好,甚麼都不管,因為所有大大小小事情都是影展總監和策展人在處理規劃。
反過來,製片的工作就比較像是影展總監和策展人,甚麼都得管。從創作的參與,到整個劇組多少人多少錢、吃喝拉撒睡、活的死的、大的小的……甚至連垃圾分類各種瑣事都得管。基本上,製片就是做苦工,一定要可以吃苦耐勞耐操,可以48小時以上不睡覺。但製片又是最不討好、最不被看見的,他只要有一件事情沒做好就會被全劇組的人罵到臭頭。所以做製片,要非常有耐心,抗壓力要非常高。溝通能力也要很強,又要細心。對,簡直就是完人。所以在台灣,很少聽到有人說目標是希望當製片。雖然每個組都很辛苦,但光環就是不會到製片組身上。
既然如此,為什麼我還願意做?製片最大的挑戰,是從一個案子還沒成形開始,就不停地在面對問題、解決問題。但最大的挑戰也是最大的成就,當一部片完成,只有妳自己最清楚這部片,究竟一路走過多少關卡才會走到終於是成品的這一天。只有妳知道,妳參與了多少?妳幫他加了多少分?給了怎樣的協助,才讓他最後得以完成?這份成就感,讓我們願意去承受這些苦難的折磨。
台灣電影圈優秀的女製片非常多。可能對男生來說,他們希望挑選的職業是導演,比較容易被看見。也有可能是男生有前途的壓力,女生比較沒有。不過我們的電影產業很不健全,只要能找到工作人員就要偷笑了,怎麼可能還會有性別平等不平等的問題。在台灣能幹得下這個工作,非得要有熱情不可。因為收入各方面,並沒有其他工作好。
然而電影最大的魅力,就在於影像世界無與倫比的魅力。因此對我來講,電影一定要在電影院看。唯有在那個空間裡,妳才能完全進入影像世界的各種想像力、天馬行空、讓人完全逃避現實的兩個小時。而一想到我們自己就是營造這個魅力的一分子的這件事情,讓人覺得很興奮!
現在台灣電影圈創作力最強的都是新導演,他們有很多不同的想法和故事想要說。我們也需要不同的創作新人出來,才能把這個市場撐起來。所以我很喜歡跟新導演合作,或許新導演的經驗不足,但我覺得經驗是可以慢慢累積的,反而是他們年輕的想法,能讓彼此撞擊出更有趣的火花。這樣我也比較不容易老,因為都跟年輕人鬼混啊。(笑)
剪裁上衣、寬口褲、皮革繫帶背心(ALL BY CELINE)。
噓!傳媒?l L!D6El'`S
吳怡靜  副導
拍電影最有趣的是人
我剛入行的那段期間,正是台灣電影最落寞的時候。一年不到五部片,根本沒有什麼工作機會,所以現在看到年輕朋友有片子可以拍,還蠻開心的。拍電影就是一個團體的工作,會有很長時間跟一群人相處。過程很辛苦,但是因為是大家一起苦、同心合力完成一件事,那種革命情感讓人很珍惜也很享受。
如果說導演是將軍,副導就是司令官,負責聯繫導演與各組之間的窗口。必須了解導演要什麼,確認各組的進度都在掌握中,以及執行的程度快慢與否;而當導演專心創作的時候,副導就要思考如何完成導演想要的東西,然後跟各組一一溝通協調討論需要做些什麼。副導也要和演員排戲,了解演員當下的狀況,比如這個演員人多時容易緊張,那麼開拍時,現場就要避免人多,諸如此類的小細節。
拍片現場經常有許多不確定的因素,像是天氣變化、東西突然壞掉……任何狀況都有可能發生。此時,副導就要發揮高EQ,要讓大家的情緒安定下來,讓大家知道現場還是能好好進行。對我來說,這才是最大的挑戰。因為當突發狀況一多,自己又求好心切,心理壓力其實更大,但我一定要先穩住自己才能穩定別人,再緊張也要演得很從容。
有些人很羨慕我能加入好萊塢劇組拍攝《沈默》。但是,喜歡一個人的電影,不一定要跟他工作。因為有時候,妳太清楚電影是怎麼拍出來的,反而少了浪漫的神秘感。太接近真實,反而不夢幻。拍電影和喜歡看電影,完全是兩件事。
不過我還是樂在拍電影,因為拍電影會改變妳觀看事情的角度。讓我更去關心生活中的細節,像是看到路上有人吵架,也是很有人味的事情。荒謬的事情不是只發生在電影裡,現實生活裡也存在著非常多荒謬的事。會讓妳更懂得觀察人生百態,人生觀也會不同。
幾何針織上衣、牛仔褲、垂墜耳掛(ALL BY LOUIS VUITTON);西裝外套(SAINT LAURENT);雕花拼色牛津高跟鞋(GUCCI);珍珠手環(MONDAY EDITION AT OHH! FASHION BOUTIQUE);鑽飾三環戒、幾何鏤空戒指(BOTH BY ARTE)。

7` \5ej ly2^
郭敏容  台北電影節策展人
努力為電影找到知音
在台灣,影展策展人幾乎什麼都要做。從節目統籌,要分成那些單元、有幾個專題、想要邀請那些影人……到整體行銷與視覺規劃,全部都要Handle。尤其現在影展這麼多,如果只是在比影片好不好看是很危險的,影展的態度與定位都應該要鮮明。
策展人更要為每部影片,找到屬於他的觀眾群。因此我的工作要跑很多國際影展,如鹿特丹影展和柏林影展。一趟大概會出去三週,每天至少要塞六部片子來看。常常從早上八九點出門看到晚上11點才回旅館。必須透過不斷累積看片的過程,培養直覺的敏銳度,敏銳判斷這部片子到底好不好?要不要在這個時間點把片子搶下來?但也要保持足夠的好奇心和開放度,發掘不一樣的東西,看出每一部片子的價值,不能被個人品味或一般世俗標準所影響。此外,當妳發現想要的片子,要如何說服影人和導演,願意將作品交給妳?願意信任這個影展?具備良好的溝通力和外語能力,就格外重要。
密集看片其實很累,這不是享受而是工作。但如果能看到一部很好看很好看的電影,還是會感到很開心,因為妳是第一個看到的人,而且妳有機會把這部片介紹給別人,那個興奮感是這份工作最大的成就感。尤其當片子在影展播放時受到觀眾喜愛,感覺就像發現知音,是讓人非常高興的。
創作者其實沒有大家想得那麼高高在上,他的不安全感也很深。當一個導演來到完全不熟悉的地方,也會害怕自己的作品能否得到大家的共鳴。所以影展期間,我能夠見證這些電影人在異鄉看到自己的作品得到回應,也是一個很動人的過程。
褶領襯衫、西褲、漆皮牛津鞋(ALL BY SAINT LAURENT);西裝背心(AGNES B.)。
噓!傳媒S#|kSe!o }2T}N
姜秀瓊 導演
電影是誠實的朋友
我覺得電影是一個很誠實的朋友或情人,妳很誠心誠意對待它,它就會回饋給妳,幫助妳更深刻的走妳的人生。但是如果妳想要靠電影得到一些外在的東西,例如:成就,它可能就離妳越來越遠。
我是北藝大戲劇系畢業,當年楊德昌導演的電影《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到學校貼公告,需要很多臨時演員,我抱著好玩的心態去看一看,得到一個角色跟電影結緣,後來入圍最佳女配角。有了第一次電影的經驗,從此愛上電影,後來被楊德昌邀請擔任《獨立時代》助理導演,同時擔任剪接助理,之後又跟了侯孝賢《海上花》等,就一步步陷入了。
我對電影的樂趣,不只限定在當導演這個職位,曾因結婚生子想轉做剪接,想像有了小孩應該很難再拍片,可是現在回頭看自己也很訝異,一部接著一部拍電影的機緣,現在大家知道的作品都是我有了小孩之後創作。我先生是電影錄音師,所以年輕時大家都懷疑怎麼可能吃得飽?有人曾問我:「電影對妳來說最神奇的感想?」我回答:「我們家是電影養活的,好神奇喔!怎麼可能!」
這次入圍台北電影節《寧靜咖啡店之歌》,是日本東映找我執導的電影,也是東映電影六十年來,我是第一個外國導演。日本人的專業很精準,可是我的感覺就是很潔癖(笑)!日本團隊非常專業分工,他們有很強的榮譽感,不要製造別人的困擾,所以一切要事先計畫好,免得拖大家進度。跟在台灣拍電影不同,導演可以在拍攝過程讓所有工作人員都恨死妳,但最後作品好,大家都感謝妳,才了解當時妳這麼難搞的原因。但是在日本,導演在現場有靈感想要拍攝額外的鏡頭,製片都不同意,因為怕影響拍攝進度,第一次我還是顧全大局,下一次再拍日本電影,一定要拿台灣的方式來試試看,我就要反攻了!(笑)
黑色西褲、高跟鞋(BOTH BY SAINT LAURENT)。

n jL3S'?8h)d
蔡珮玲 美術指導
用空間說故事的魅力
身為美術最大的魅力就是能夠在空間裡說故事,如果可以把故事說得夠仔細,導演不需多說甚麼,演員一來就很自然在那個世界裡面。分享一次難忘的經驗,拍攝《星空》爺爺的小木屋,全都是無中生有,美術組在阿里山的深山裡,一塊塊木頭走很遠搬下山谷,真的做得很用心。等房子蓋起來以後,我忽然有個靈感,覺得爺爺應該要畫一幅小美小時候的畫,結果導演一走進爺爺的家看到那張畫就哭了,讓我覺得很感動,那幅畫不在劇本裡,後來變成電影很重要的關鍵。
美術最有趣的地方是「時間軸」,因為電影的故事發生在某一段時間,但是美術要在空間裡做的是這個時間點以前的故事,所以要知道角色的過去。舉《迴光奏鳴曲》為例,女主角的公公過世了,但是家裡仍有公公生活的痕跡,例如:助行器等,這是做美術的樂趣。
美術也很辛苦,木工師傅跟工人都是男人,他們會覺得:「女生幹嘛來搭景?」一開始都沒人要聽我的話,我偷偷哭過很多次,後來只好愈來愈兇,現在一起工作十幾年,大家變成很強革命情感的兄弟。而且有多少女生可以接受每天全身髒到不行?記得有一次我工作完開車去加油,加油站的員工看到我就問:「小姐,妳還好嗎?要幫妳打電話嗎?」我就是很狼狽而已,全身都是土啊!
想要從事美術設計的新人,必需培養對空間和色彩的敏銳度,我家裡有上萬片DVD,剛開始我會把好的電影每個場景定格cut照片,拼命研究別人怎麼做美術?空間跟角色的距離?如何細膩的說故事?另外,決心很重要,因為在妳變成一個「甚麼」之前,感覺就像過山洞,好長時間都在黑暗裡,究竟到了出口會變成美術指導?攝影師?或導演?那段時間太長而且太瑣碎,很多新人在這個階段退縮了。我走美術二十年,幾乎奉獻所有的青春,因為覺得很好玩啊!
珠飾上衣(DOUCHANGLEE)。

BvT;iH fQ!jU
潘倫琳 造型師
造型幫助演員快速進入角色
我是實踐服裝設計畢業,一開始接觸廣告、雜誌服裝造型,都是比較短期性的作品,時間過去就沒了,於是很想做電影造型,如果接到好案子,即使過了很久,還可以看得到自己的作品。記得第一部電影造型是鍾漢良的《今生有約》,雖然很累,但是從此愛上這個工作,就一直接著拍下去;之後拍林依晨《飛躍情海》,她同時入圍金馬獎最佳女主角及最佳新人獎,身為造型師就很有成就感。電影造型的魅力在於,必須要在90~120分鐘的影片裡,呈現角色的個性,因此造型需要非常貼近這個角色,造型做得好,可以幫助演員很快進入角色。
剛開始做造型,我都是自己一個人,從化妝、髮型、服裝一手包辦,演員就坐在那邊一個個等妳化妝,那時候訓練出我的動作非常快,後來覺得這樣不行,要做出好作品不能靠我自己,一定要整個團隊,現在一個Team,整組大約10人。
電影造型師都是女生,我們也很想要有男生啊!(泣)每次拍電影都有一整個卡車的服裝,因為造型不只要幫主要演員造型,要照顧到每個人,例如:《陣頭》有一堆素人小朋友,要幫分隊造型,臨演也不能亂穿自己的衣服,一定要重新準備,所以工作量很驚人!而且造型師要跑、要扛、要洗衣服,有時候換場演員沒有時間走回服裝這裡換衣服,就必須要拉行李箱、推衣桿過去現場給演員換,機動性要很強!
做服裝管理一定要很細心,因為牽涉到連戲以及衣服的保管,衣服今天上戲了一不見,不是重拍,就是要去生一件一模一樣的衣服出來,所以要非常有責任感!想從事電影造型的新人,一定要有耐心跟意志力,因為拍戲很辛苦,要能吃苦、要有熱情,才能堅持下去!
彩繪圖紋洋裝(GUCCI)。
噓!傳媒(iVI I|zJ7l]
李念修 剪輯師
剪接需要很強的敘事能力
我大一就決定將要做當剪輯師!當時老師出了一個作業,把希區考克的《鳥》跟《驚魂記》剪在一起,我就用「形狀相似法」的剪接技巧將《驚魂記》的經典鏡頭,女主角在浴室被殺之後血流到排水口的畫面,熔接到《鳥》女主角驚恐的眼睛,畫面都有圓形。後來看發現自己跟別人不一樣,是有想法的,覺得自己好像可以從事剪接。
當剪接最大的成就感,就是把一部很爛的片剪得很好。(笑)但是外面的人不會知道妳下了多少功夫,剪接其實不容易被看到。一般人以為剪接就照劇本跟分鏡接起來就好,其實並非如此。
剪接分很多種,我是都剪劇情長片跟紀錄長片,這兩個工作其實差很多。我在剪劇情片的時候,通常會先看劇本,以《共犯》為例,它是推理,靠對話來結構整部電影,我會思考滿滿一張A4的對話,先釐清哪一句是這場戲的重點?編劇有時候把重要台詞埋在中間,觀眾會無法catch到,這時就必須在剪接上做調整,將重要台詞落到整場戲的前面或後面,調整節奏與結構,但這很困難,會有連戲的問題,要很努力想辦法去克服!
剪紀錄片更難,我最高紀錄剪過拍攝母帶300小時的紀錄片,光看完帶子就要花兩個月。我剪紀錄片時會先逐字聽打、分場,早期沒電腦還用手寫,接著我會整理一個事件表,一齣紀錄片通常會有100多個事件,再去思考哪些事情適合放片頭?哪些適合放電影結尾?剪接跟編劇一樣,需要有很強的敘事能力。
很多新人到了業界會發現理想跟現實差很多,熱情會被消磨掉,我想跟新人說,也許一開始的工作不是妳的理想,像我第一份工作是在民視剪八點檔連續劇,但是我告訴自己這裡一定有我可以學的東西,的確學到很多應用在後來的剪接工作上,所以正面思考最重要!
灰色麻質西裝外套(JAMEI CHEN);鏤空字母手環、銀飾手環(BOTH BY MONDAY EDITION AT OHH! FASHION BOUTIQUE);水晶指環、鑽飾三環戒、幾何鏤空戒指、鑽飾花飾戒指(ALL BY ARTE)。

}*`D[h5e
PHOTOS:MARK LEE  MAKEUP&HAIR:LENA LEE, ANNA LIU, ANITA LIN
(李烈)MAKEUP:YILI_DIVA BEAUTY  HAIR:TOM_CUBEX
STYLING:JUSTIN SU 
TEXT:JUNE HOWELL, DOMINIQUE CHIANG